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十分想扩列

【陆海】贪欢(上)

#我只看过动漫所以大概会有bug,文笔渣,ooc有

#污在下篇,先铺个剧情。成年设定,未成年我实在下不了手。

近日因事途经灵剑山,昔日种种俱现眼前,明明已过四年却仍恍如昨日,只是不知王兄的想法?

小海的字一如其人俊逸温润,王陆勾起嘴角,提笔纸上落下张扬的草书。

不如一见。

王陆将信传了过去,坐在椅子上走起了神。

“我说,你和你那好基友有四年没见了吧。”

“不知不觉都这么久了啊,说起来也是怪想他的。”

王陆想了想,发现还真是。忽然就觉得不得劲,放松身体向后倒去直接躺在草地上,红白色系的真传弟子服,搭着那玉体横呈的姿势简直妖娆。

老板娘被王陆的姿势闪瞎了眼,痛苦的捂着眼睛转头不去看那祸害。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原则,抛了个重磅炸弹给王陆。

“你其实喜欢他的吧。”

“当然了,小海这样的人可算是难得一见啊。”

听见王陆坦荡荡的回答,老板娘眯了眯眼,笑得意味深长。

“我说的可不是那种程度的喜欢啊,是上床的那种哦。”

尾音微妙的上扬,暧昧的气息显而易见。王陆一时被惊讶直接坐了起来,反驳的话没在大脑过转就自然的说出。

“都说了小海和我不是这个关系了!”

“啊啊,知道你们不是啦。”老板娘毫无诚意的赞同,随即又向王陆靠近,直到凑到人耳边才停下,“你们是不是我还长了眼睛,我问的是你想不想。”

“我和小海是纯粹的革命友情好吧,不要腐眼看人基好吗?!”

几日前的事又在脑子里作乱,虽然那日最后是不了了之,可老板娘提出的问题却成了困扰。

我不会真对小海是那种感觉吧,王陆撑着下巴回忆着和小海相关的事情,也许、大概、似乎自己真的对小海挺不一样的啊。

“啊,不管啦,等见了面再说吧。”

反正感情也不是空想出来的,王陆一向想得开,转而又投入了每日的日常中。只是随着见面的日子一天天接近,王陆一向的淡定有了裂痕,莫名就生出了几分紧张,虽然还不至于被旁人看出,但是王陆自己却能感觉得到。最直观的感受大概就是,见面的前一天晚上他愣是完全没睡着。

无心睡眠,王陆起了一大早,就为了给小海准备礼物。许久不见,见面礼什么的一定要贵重。一向张扬脑子也好使的王陆愣是把见面礼给折腾出了花,傍晚到了镇上开始进行试探的第一步。

王陆看着眼前精致的阁楼,阵阵香风席来,莺歌燕语隐约而暧昧,直勾得人向往不已。王陆笑得张扬,大步跨进了楼内。王陆要了间单间便坐在单间里,传讯给小海自己在这里等他,不知道小海在青楼会是什么模样啊。

王陆敲着二郎腿,双手十指交叉,叠在膝盖上,拽得跟太上皇似的。没多久就感觉到小海来了,挥手打开门正好看见门外一步之遥的小海。

“哟,好久不见。”

听见王陆尾音愉悦的上扬,海云帆无奈的笑着,即使过了四年,王兄还是那么不按常理出牌。

“好久不见,王兄。”

海云帆虽是心有无奈,可见面到底是喜悦的,温柔的语调也带着几分暖意。王陆却完全不管这些,一步一跳的到了小海身边,手一伸就勾住小海的肩膀,边说边用力拍着,“小海啊,咱都这么熟了,直接叫我王陆就好了嘛。”

“好,王陆兄。”

海云帆依旧笑得不见牙也不见眼,然后当王陆满脸严肃问自己几月生的时候,一瞬睁开了眼,对视两秒突然就顿悟了。

“王陆。”

“嗯~”

海云帆看着王陆满足的笑容,摸了把额头并不存在的汗,他敢肯定要是真出生在他之后,依王陆的性子绝对喊得出小海弟弟这种话。这种羞耻的称呼,就算王陆叫的出口,自己也实在没脸听啊!

王陆对于两人在称呼上的观点达成一致很满意,看着天也要黑了,自然而然的转了话题。

“呐,小海,你有试过吗?正好今天近水楼台,不如来一发?”

“王陆,别闹了。今天正好是花灯节,若实在无事,相伴赏灯游玩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听见不着调的话,海云帆也只是满脸无奈的摇摇头,只以为是逗趣取乐。只是海云帆却不知道,王陆是真有这个想法。按王陆的思维,如果小海在青楼办事,那自然是要脱衣服的,如果自己对小海有那个意思的话,看见衣衫全退的小海肯定会有反应。不过既然小海拒绝了,王陆也不坚持,毕竟要是真有反应总不可能在这儿把小海给办了吧,要是真让小海对女人动心了也是麻烦。

两男人进青楼,要了包间却一个姑娘没叫,最后两人一起离开青楼,怎么看怎么奇怪。海云帆压力山大的顶着老鸨诡异的目光和王陆出了青楼,在被老鸨自己楼里也有小公子的暗示中尴尬离场。

两人行至街上,灯火通明,夜市如昼。不同于王陆上辈子城市里亮瞎眼的霓虹灯,这条街上的光更加温暖。暖黄色的火焰,明亮又绚丽,隔着层纸膜依旧能够感觉到那份温度。

各式各样的花灯占据了整个视线,海云帆和王陆同时眼前一亮,虽也见过这般景象,可毕竟未有过和同龄人一起赏灯的体验。尚是少年人的两人,心中都有些激动。

“我们到那上面去看吧。”

“好。”

王陆提议,海云帆欣然应答。两人运了身法到了登天楼,层峦叠嶂,连绵起伏交错重叠的花灯,俯瞰犹如置身灯海之中。高楼之上,风寒料峭却掩不住心里的热,纵然时间总归残忍,总也还留人片刻温柔。

“可惜了,这里也没个照相机手机什么的。”

“照相机手机?”

“我家乡的东西,可以将画面存下来的东西。”

“听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

“嗯?”

“此情此景,海某定会铭记于心,王陆兄信是不信?”

“我自然是信的。”

王陆嘴角的笑失了一贯的张扬自信,只剩温柔缱绻之意。长久的凝视着已成年的小海,四年的变化并不明显,却也是有心即可察觉的程度。就好像那长高了一丢丢的身高,更加温和的气质,眼中沉淀下的深沉。除了变化也看到了不曾看到过的,他看到听见自己话语之后腼腆微笑的小海,褐色的眸子通透如琥珀。

我果然是喜欢你的啊,小海。王陆无声叹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却不知如何才能开口说明。

越是在意,越无法随意。

“恩,那是什么?”

“下去看看?”

“走。”

说走就走,两人跳下登天楼,朝着那处人潮涌动的地方走去。只见一群人围着一个平平无奇的摊位,王陆好奇的拉着小海从人群中挤到了最前面。然后就看见摊位的牌子上写着,梦里姻缘,缩短你与他/她的距离。

一问据说是喝了能联通两人梦境的药水,只是无论是王陆还是小海,都没能感受出药水之中蕴含着哪怕一丝灵气。

虽然心里已然对这种三无产品的功效不做期待,不过恋爱中的人总是莫名其妙的。王陆最后还是买下了那据说唯一的一瓶梦里姻缘,当然对小海的说法是好玩,要是真的那联系起来也是方便许多。

===========================

有一部分是在车上写的,晕车晕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写完怎么看怎么奇怪,算了凑合着看吧。铺垫个剧情也能铺垫这么久,我觉得在pwp的道路上太失败了。

评论 ( 11 )
热度 ( 100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