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欢迎找我玩

【陆花】少年场(4)

  临近12月,被陆小凤拐到文娱部的花满楼,明显忙了起来。陆小凤又一次约花满楼出去玩,却因为没时间而宣告失败后,终于耐不住寂寞,开始往文娱部跑。

  文娱部的各位新成员,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幽灵副部,纷纷表示简直就是有颜任性的代表,对其发出强烈谴责。陆小凤照单全收,依旧悠哉游哉的晃悠得跟个围观路人。

  忍无可忍的部长一拍桌,对着陆小凤大喊,“你给我排剧本去! ”

  陆小凤懒洋洋抬眼,眼角余光扫过愤怒的部长,打了个哈欠,语气淡定得很,“不去。 ”

  部长突然变脸,半眯着眼,笑得一脸鸡贼,“花满楼演男一哦。 ”

  陆小凤下意识挺腰,坐直了些,貌似不经意的闲聊,“女一是谁? ”...

2017-10-18

【陆花】少年场(3)

  虽然比原定出发时间晚上许多,但陆小凤和花满楼到达的时间却和预期相差无几。

  陆小凤找小路抄近道的能力,简直堪比地鼠,花满楼只是跟着就觉得不可思议。 也不会知道陆小凤是怎么把这么路记下来的,还有那些算不上是路的路。

  从小巷房屋狭窄的间隔中穿过,一路七拐八绕,眼晕头昏之际,眼前突然出现一片青翠,花满楼感到不可思议,就是这里吗?

  终于抵达目的地,花满楼看着面前的山体有些意外,毕竟之前陆小凤的保密工作做得相当不错,没有透露丝毫口风。这里应该是有什么特别的吧。

  嗯,就是这儿了。陆小凤摸了摸鼻梁,难得生出几分不好意思,咳一声清清嗓子,才开始说明。

  这里是我小时候的秘密...

2017-09-18

【陆花】少年场(2)


文字版发不出,一直说含敏感词,只能发图片了。如果有看不了的小伙伴可以说一声,我做个超链接。

2017-08-21

【陆花】少年场(1)

     陆小凤第一次见花满楼是在迎新处,他抖机灵的挑了最后一天,和司空摘星、西门吹雪等人一起守着摊位。彼时已没什么人来报名了,还差两小时就五点了,陆小凤百无聊赖的蹲在凳子上,一边儿拿着张单子扇风,一边儿寻思着提前开溜。

     “你好。”

     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陆小凤猛的抬头,树荫间隙斑驳的阳光撒在他身上,眉眼含笑,唇角上扬。白T恤,灰短裤,搭白色帆布鞋,左手拉着银灰色的行李箱,深棕色的提包放在上面。看着很亲切。

    ...

2017-08-15

【天书】凉风有信

山路崎岖,一路上虽未遇虎狼,却也并不轻松。

书翁抬手拭去额角细密汗珠,拨开低矮的植株,想要穿过这一片密林。

「啊!」

脚踝处传来突然痛感,膝盖发软,身体不由自主的蹲下。书翁冒着一身冷汗,挽起裤脚,脚踝处已经红肿。

试探着用触碰伤处,指尖甫一接触,剧烈的痛感。

「嘶——」书翁猛的吸气,缩回手来,疼痛得到缓解。「这下可不好办了,还没有到山顶啊。」

书翁苦恼的看着脚踝的伤处,看来今天不行了啊,要在这里过夜吗?

书翁想起了上山前,人们所说的,样貌丑陋,脾气暴躁,身负巨翼的大妖怪。真的,不会被吃掉吗?

书翁难得有些迟疑。可一路上未见过的事物,却又在不断动摇着下山的心。不行啊,还没到山顶,...

2017-08-14

两个小时的观影,直到影片末尾,许多弹幕开始欢呼,莲见的那一刀,好多人都觉得痛快了吧。不知道莲见自己是什么感觉,利用了自己喜欢的莉莉周,逆着人群穿行到星野背后,最后的对视,什么感觉呢?
看见莲见在无人处,拿着被染血的刀插中的青苹果时,觉得心痛。友情、爱情、亲情,终于一无所有,心中的理性世界崩溃,那么努力想要触及的以太,最终却被认为是玷污以太的存在。

最后他站在光里,看着阴影中的久野,界限分明。他想要的,从未得到过,崩溃前的呼救,像是投石入湖,溅起小小的涟漪,又很快沉下。最后的最后,他站在稻田里,听着随身听。影片开头嫩绿的稻田,渐枯渐黄,最终消弥只剩一片荒原。

我总觉得,莲见并非是崩溃,他喊叫的...

2017-05-16

【信白】捡回一株绿

李白叼着根草叶哼着歌,四处晃荡着,晃着晃着就看见一个特显眼的标语,“给我一份爱,还你十分绿”。李白被这样大胆的标语给惊呆了,口中叼着的草叶都被惊掉了,没想到这么恩将仇报的话,居然还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写出来。

于是李白愉快的决定,给他们一份爱,挽起袖子就撸了把草回去。李白也不嫌弃,将那草和家里阳台的牡丹种一起,时不时浇浇水施施肥,就那么养着了。

就在李白快忘了这件事时,那句标语还真应验了,看着霸占了自己卧室整面墙的,绿色藤蔓植物,李白觉得自己想报警了。

然后那绿乎乎的东西说话了,很好,李白觉得这些不止打110,可能还需要120了。

“你带我……出来,谢、谢你。”绿乎乎的植物结结巴巴。

“...

2017-05-09

【吕云吕】此间少年(一)

*校园au
*吕云吕无差

吕布和赵云算的上是两小无猜,然而认识十多年了,吕布也还是不太能理解赵云。晚自习望着窗外走神的吕布,被赵云用笔头戳了一下,疑惑是看了一眼赵云。赵云一副什么搜没做的模样,认真埋头做题。

吕布瞬间进入备战状态,果不其然很快就听见班主任特有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等到检查过了之后,吕布想找赵云说说话,却看见赵云已经带着耳机,一副老僧入定闲人勿扰的模样。吕布看了眼赵云的作业,得,好好学生早就做完了。吕布翻了个白眼,低头奋斗去了,毕竟要和赵云考同一所大学,还是需要努力一下才行的。

学校的时间总是特别难熬在,吕布把自己的头发蹂躏得惨不忍睹,连赵云都忍无可忍时,终于到了放学世界。...

2017-04-20

【双信】绝对占有(pwp)

韩信水仙,街霸x白龙

韩信是京里有名的太子爷,整日里嚣张跋扈横行霸道,跟个小霸王似的。虽然总被人说道,却还是没人能管上一管,其父母已经是在外忙碌,一年都不怎么落家。

这天韩信刚彪车回来,空荡荡的屋子里没有一丝人气,韩信习惯性的想把屋里的灯全打开。可所有的灯像坏了似的,毫无反应,从落地窗看过去,韩信确定这片区没有停电。

韩信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想再待在这屋子里,然而手按在门把上却怎么也按不动。

上车

=========

三百粉点文之二

2017-04-18

今天排位有毒吧,白板连英雄,故意送人头,打野菜如狗??
我周末都没遇见这么气人的。
成吧,反正再输一把掉到黄金,我要秒妲己了,爱咋样咋样。

2017-04-18
1 / 13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