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吕云吕】此间少年(一)

*校园au
*吕云吕无差

吕布和赵云算的上是两小无猜,然而认识十多年了,吕布也还是不太能理解赵云。晚自习望着窗外走神的吕布,被赵云用笔头戳了一下,疑惑是看了一眼赵云。赵云一副什么搜没做的模样,认真埋头做题。

吕布瞬间进入备战状态,果不其然很快就听见班主任特有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等到检查过了之后,吕布想找赵云说说话,却看见赵云已经带着耳机,一副老僧入定闲人勿扰的模样。吕布看了眼赵云的作业,得,好好学生早就做完了。吕布翻了个白眼,低头奋斗去了,毕竟要和赵云考同一所大学,还是需要努力一下才行的。

学校的时间总是特别难熬在,吕布把自己的头发蹂躏得惨不忍睹,连赵云都忍无可忍时,终于到了放学世界。吕布下意识想起身,却被赵云按下了,接着面无表情的把吕布乱糟糟的头发给弄好。吕布哼哼两声,嫌弃赵云龟毛,却任由赵云在自己头上动作。

两人一起离开学校是,赵云又是那副神游天外的模样,吕布看着赵云好几眼,终于没忍住摘了赵云左耳的耳机,往自己耳朵里塞。不得不说,赵云作为一个音乐发烧友,买的耳机质量没得说,但吕布对于这些实在是欣赏水平有限。忍不住开口,搞不懂你买这么贵的耳机干嘛。

赵云淡淡的撇了吕布一眼,特酷的说了一个字,听。
吕布被噎了一下,手臂搂着赵云后脖颈,把他的脑袋按在胸前,赵云精心打理过的发型就这么惨遭毒手。揉爽了的吕布放了手,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的,被赵云不满的瞪了,还挑衅的挑了挑眉,特无耻的传达着,你瞪我咋样,没用就是没用的信息。

吕布插着口袋,哼着不成调的歌,大步走在前面。赵云沉默的跟在身后,以同样的步调走着,一路上没什么人,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却只有一个脚步声。

回家的路有一截是老路,路灯总坏,修的人也总不来。每次摸黑过这片昏暗的地界时,吕布都有种先锋部队探地雷的错觉,然后也很自然的打起头阵,握住赵云比自己细不少的手腕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晴天时还好,要是下雨天吕布的鞋子就没干净过,每每回家时都是沾了许多泥浆。赵云却是因为被吕布护在身后,得以幸免。

两人的相处模式,在这十几年里早已确定,几乎不曾改变过。吕布也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样恒定的关系,直至貂蝉的出现。对于赵云和貂蝉走得很近这件事,吕布比谁都最先知道,却还是从他人口中听得这件事。赵云什么都没说,吕布想问,却没有立场可言。

平心而论貂蝉的确是个很好的姑娘,原本因为赵云的原因,有些反感的吕布,在见过一面后对她印象也是很好的。吕布觉得自己一直是把赵云当兄弟的,所以他他女朋友脱单了,自己怎么着也该是高兴的,绝对不该是这么纠结。

可能是这么多年,都是两个人一起,突然插进来一个人,甚至要自己离开,才有些接受不了,吕布这么想着,又想到赵云有了女朋友就不能和自己这么黏在一起了,就觉得心口疼,脑袋疼,身体哪儿哪儿都不舒服。

实在想不明白,吕布一头栽到在床上,干脆的睡大觉了。然而突然响起的短信铃声把他拉了起来,滑动解锁,屏幕的光在昏暗的室内有些刺眼,看着短信里的内容,吕布觉得自己头又开始疼了。

吕布咬牙切齿的磨着后槽牙,妈的,就不让好好睡觉是吧!

tbc

(点文之三)

评论
热度 ( 38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