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猴白】片羽

cp猴子x凤白

孙悟空正躺在树干上,悠哉的晃着腿,啃着桃。忽然间一股让人不爽的味道,让孙悟空直起了身子,目光灼灼的盯着那道白色的身影。

孙悟空嗤笑一声,神界的气息啊——还真是久违了——依旧那么讨人厌。火眼金睛之下,原形看得分明,孙悟空声音不大不小,语气轻蔑挑衅意味十足。

“哟,这是哪家的扁毛畜牲呢?跑到人间来抖翅膀,也不怕被沾一身灰。”

“我说什么在吠呢,原来是只杂毛畜牲。”

“口舌之利。”孙悟空轻哼一声,金箍棒往地上一砸,尘埃四散纷飞,背光而立的身影被稀薄的阳光渡上淡淡的金边,披风被吹得猎猎作响,“可敢与俺一战!”

“不自量力。”

凤白身影灵动,早先的便有些憋屈的心情,此刻直接被点燃。出手再无保留,直接尽了全力。一时间漫天剑影,竟是将孙悟空全身给笼罩全了,虽看着是占尽上风,可凤白心里却知晓并非如此,千影残光一瞬万剑齐出,竟无一剑刺中。

这个人很强,是个好对手。

两人斗得酣畅,倒是难得生出了相同的心思,又走了百招,忽的默契停手。对视一眼,放声大笑。

“在下凤白。”

“叫俺猴子就成。”

孙悟空笑着跳到凤白身边,揽着凤白的肩,嚷嚷着要带人去喝酒。凤白还来不及推辞,就被筋斗云带着直接飞了,落地就看见酒馆。凤白想了想,正好这两天烦心事多,刚刚打得热血沸腾,如今既然有这个兴致,陪猴子喝两杯也不错。

宽大的红木桌上,堆满了酒瓶。凤白扶额,觉得自己跟来简直就是个错误,一把糊开满身酒气,还非拉着自己喊来干来干的猴子。

“别喝了,你醉了。”

“胡说,俺老孙自打出生就没醉过!”

一边打酒嗝一边激动的申辩自己没醉的猴子,简直毫无说服力,凤白面无表情的看着,觉得自己大概上辈子不会是个好人。

正头疼之际,一个牵着狼的男人和金发的异乡人进了酒馆。不知道为什么,那两人投来的目光,总有些诡异。

凤白皱眉,终于忍不住出声,得到的回答却是两声尴尬的笑,“你俩感情挺好啊。”

“这你们都看出来了?”凤白想冷笑了,刚认识都能看出我俩感情,好个头啊!

然而两人诡异的视线默默转移,凤白顺着视线低头,一只毛茸茸的手在自己胸口揉揉捏捏。

“嘿嘿嘿,手感,呃,真好哈哈。”

凤白气极反笑,用力握住猴子的手腕,猛的一发力“喀嚓”一声,不管身后的痛呼声,直接夺门而出。

打开的门,风“呼啦”“呼啦”的吹,凤白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捂着手腕惨叫的猴子,动了动手腕恢复正常。嘴角挂着轻佻又欠扁的笑,还半真半假的抱怨着,神界的人啊,就是不经逗。

一旁的马可和成吉思汗佩服的看着,这演技太赞了,连碰瓷的老大爷都自愧不如啊。

猴子挥挥手,表示都是小意思,想当年哥也是干大事的人。

马可&成吉思汗:哦——大事是谁呀?

猴子笑骂,“滚一边儿去,哥是正经人。”

“正经人你还调戏别人?”

“哥那是兄弟情,怎么就成调戏了。”

“兄弟哦——”

孙悟空不理会两人的揶揄,视线落在洞开的大门外,悠远的天空。忽的想起,自己在凤白身上莫名的熟悉感,那是许多年前了,那株紫兰花……

肩上传来的力度,将孙悟空从回忆里抽了出来,看见在自己面前站定的杨戬和哪吒,孙悟空大笑着扬言要把他们喝趴下。

“你们来得真晚!”孙悟空一边喝一边感叹,哪吒已经醉了,趴在杨戬肩膀上,杨戬拿着酒杯慢悠悠的晃,也不知道在晃个什么劲。

“纵使千百年也只如一瞬,现在才不过这么些时日,怎么算晚。”

对于杨戬的话,孙悟空懒得回答,用一个漂亮的白眼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醉得不知道东南西北的悟空,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在花果山了,一睁眼看见的人,让孙悟空怀疑自己酒还没醒。

“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走了吗?”孙悟空挠挠头,有些惊讶的看着凤白。

“回来了。”

凤白淡淡的回答,目光直白盯着孙悟空,带着探寻的意味。孙悟空被这样的目光盯得老不自在,想要说些什么,打破这份诡异的寂静。

“喂,大鸟……”

“……是凤!”

“我说大鹅啊……”

凤白没再说话,懒得与孙悟空争辩,直接拔剑动起了手。凤白的人生信条向来是能动手,就不动口。孙悟空也是个好搞事情的,有架打正好。

可以说,凤白和孙悟空的模式,是打初见就定了的,简直一见面就掐。每次见面忍不住呛两声,呛完就打,缓冲都不带插播广告的。然而每次打完了,还总是满身伤狼狈的一起泡酒馆里面。酒店老板想哭的心都有了,我就是想安安静静开过酒馆啊,为什么要给我两个破坏力惊人的酒鬼?!

然而不管老板有多悲愤多委屈,两人的相处模式一成不变,互怼了几百年也还是乐此不疲。

“我要走了。”

孙悟空一看见凤白,下意识就要嘲讽开口,然而凤白先一步开了口,内容还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孙悟空怔愣片刻,想要说些什么,话却梗在喉间,还未出声就已消逝。

凤白等了片刻,未得回应虽有些遗憾却也不恼,点点头道一声“再会”,化了原形飞向九重天。

白色的尾羽在风中摇曳,长长如丝绦一般,飘飘摇摇的越过天际。孙悟空仰头看着,直到再看不见很久后,才移开视线。

扛着金箍棒,双手搭在棍子上,孙悟空哼着忘了哪儿听来的调调,漫无目的,随处闲逛。

凤白走的第一年,日子照常过,孙悟空甚至时常忘记走了个人。

第十年的时候,孙悟空终于清晰的认识到,凤白走了这件事,没人呛声打架,有点无聊了。

第一百年,孙悟空躺在山林间,嗅着雨后青草混着泥土湿润清新的气息,嚼了嚼口中的草杆,苦涩的味道溢满口腔,“呸呸”的吐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望见那片湛蓝天空时,他想起那长长的,丝绦般的尾羽。

他想,自己大概是有些想他的。他又想,下一个百年,或许就忘了。他本是天地间的一块顽石,年月于他实在干系不大,百年千年也如白驹过隙。

然后在千年之后,孙悟空果然忘记曾短暂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那个人,之所以知道自己忘记,却是因为遇见了一个长相实在相似的人。

一只狐狸。

“喂,狐狸。”孙悟空仰躺在粗大的树干上,朝着树下躲着人,偷偷喝酒的狐狸喊话,“很久以前去见过一个人,和你很像。”

“哦,是个怎样的人?”狐白带着几分醉意,晃晃酒壶,对于答案不甚在意,“来干?”

“记不清了,不过他的尾羽很漂亮,长长的,像丝绦一样。”猴子接过酒壶,仰头灌了一大口酒,滚过喉间烫过肺腑,“好酒!”

记忆中,那人似也与自己开怀畅饮过,醉后也装模作样的比划过两下。猴子摇摇头,记不清了。一下跳到地上,揽着狐白的肩,拉着人喝酒去了。

“别,我躲人呢。”

“放心,那酒馆没几个知道。”

“没几个是几个?”

“你管他呢,反正没你躲的那个。”

“那就走。”

“好!”

勾肩搭背,大笑而去。这一幕莫名的有种熟悉感,孙悟空下意识的回头,空无一物。

=============

夹带了一丢丢私货,能看出来的……你年龄暴露啦~~

梗为师弟脑洞 @破洛

心疼抱抱老是萌上邪教的我们QAQ

评论 ( 5 )
热度 ( 72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