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博晴】择日疯

晴明端坐于神龛中,运转咒力,薄唇轻动诵念咒语,盈盈微光灵力四散开来,细碎的光点在阵中旋转轻舞,在阵中妖的周身盘旋流转,形成一圈圈光幕。似无日无月的夜空中,浩瀚星辰,群星闪耀。

晴明缓缓睁眼,便在那一瞬,阵中应召而来的妖也睁开了眼。四目相对,神龛中汹涌流动的灵力,渐渐平息。妖狐心中喟叹一声,真是好一个美人啊,这般在时光中寂寂老去,皮肤光泽不再皱纹有增无减,简直太暴殄天物了。

“你可愿做我的式神?”晴明缓缓开口,却是没想到,召来的是这只狐狸。白狐之子,果然最易召来的,还是狐族。只是狐恋恋于红尘,也不知自己的心思,会否被看出。

“此乃小生之荣幸。”妖狐折扇抵唇,言笑宴宴。

妖狐就这么作为晴明的式神住下了,不时逗逗小姑娘,或是带带新来是式神,也算清闲。只是心中那不可言说的念头,至初见之日起,再到今日却是愈发深重,越发不可抑制。

又一日,晴明提着两坛清酒回来,邀了妖狐共饮。皎皎月色,两坛清酒上桌,陪了几碟精致吃食,对桌而坐,小饮浅酌。几杯清酒浇入腹中,暖意升起,醉意也缓缓有感。

“妖狐啊,你可知,最多情的妖是狐,最痴情的也是狐。”

“晴明大人,可有心仪之人?”

“你觉得我可有?”

“有。”

“……当真这般明显?”

“小生只是看得多罢了,狐族之中,如大人这般痴情者,并不算少见。”

妖狐痴痴的笑着,晴明低头摩挲着杯沿,沉默不语。半响无声轻叹,将杯中物一饮而尽。

“罢了罢了,多思无益,喝酒。”

妖狐静静望着晴明俊秀白皙的脸庞,染上些许红润,正是颜色方好的青春朝气。若有朝一日染上暮色,倒不如让小生……妖狐摩挲着怀中物,终是拿了出来。

“如此小生便将此物赠予晴明大人,预祝晴明大人得偿所愿。”

“你倒是有心。”晴明转动着手腕上细细的链子,苦笑,“但愿如你所言吧。”

那一夜晴明难得醉了,却是比什么时候都更清醒。遗忘的过去终有想起的时候,不属于人间之物,贪恋人世情爱,又怎会有好下场。

“博雅……”

晴明倒在床上,轻轻唤着那念过千百遍的名字,甫一念出这两字,便觉唇齿间沾染上几分那人的气息,脑中挺拔而立的身影挥之不去。

一夜安睡,倒是难得好梦,难得竟也真的梦见所想之人,竟也真的在梦中如愿。晴明摩挲着手腕上,妖狐所赠之物,想起梦中情景,嘴角已带了几分笑意。便带着吧,倒也是个难得的好兆头。

“博雅?”晴明略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却是没想到会在这时候看到他。

“晴明啊,陪我喝酒吧。”

“好……不过,博雅你没关系吗,感觉说话怪怪的。”

“是吗,大概是因为太高兴了吧。”

手腕处传来另一人的体温,掌中的茧摩擦着手腕内侧,晴明心里突的一颤,眼中只余那人的背影,鼻端萦绕着那人独特的气息,思绪被那人完全占,再无法多思考一分。

脑子里一片混乱的晴明,没办法再去想,为什么一向直来直往的博雅,今天居然这般,说话的方式也充满违和感。

月上中天,人已半酣,晴明眼中已有几分迷离,痴痴望过去,月下对桌而立的身影,竟是那般遥不可及。

“博雅……”

“我在。”

醇厚的嗓音,在耳边轻轻响起,恍惚中似有人轻抚发顶,有些迟疑,很轻。虽像是醉意带来的错觉,却因为动作里的那份迟疑,反而显得真实。

“他就那般好吗,值得你痴迷至此?”

“能收放自如的,就不叫感情了。”

“我以为你醉了。”

“……我也以为我醉了。”

妖狐静静的看着晴明的侧脸,月色下似有盈盈玉色,唇边的苦涩笑意,让他失了往日的潇洒从容。如坠凡尘,为情所苦,纵使是名满京都的阴阳师,也沦为芸芸众生。

“那便疯吧,难得糊涂,不也很好吗?”

“难得糊涂吗?”晴明折扇抵着下唇,轻笑出声,任由妖狐亲昵的爱抚自己的脸颊。

“晴明!!”

只可惜,总有人让人不能如愿。晴明心里一颤,抬眸望向庭院入口处的那个人,红色的马尾高束,月色下的身姿,孑然而立。

“博雅……”

“你和他怎么回事?!”

“就你看到这么回事。”妖狐挑衅的笑着,整个人几乎贴到了晴明身上。

晴明叹息一声,拉住妖狐手腕,将妖狐扯开了些。“你先回去吧。”

“他有什么好?”妖狐咬着下唇,不甘心的追问。

“因为是他啊。”晴明呓语般轻声出口,望着妖狐离去,苦笑着运转灵力,震碎了手腕上的心怀木。

一旁的源博雅看着晴明和妖狐,眼见妖狐离开了,晴明还望着,心中更生几分恼怒,话未过脑便脱口而出,“没想到晴明你还有这癖好呢,这么多式神却是正好行了这方便。”

“我在博雅心中,便是这般印象吗?”晴明浅浅笑着,淡色的眸平静安定,看不出任何情绪。

博雅皱眉,虽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愤怒之下却是口不择言,“我如何看你,不正是以你所做何事而定吗。”

“如此吗?”晴明掩唇轻笑,眸光中似闪着光,手忽然勾住源博雅的脖颈,猛一发力便拽着人低了头,唇瓣一触即离,蜻蜓点水般的吻。额头相抵,晴明直直望着源博雅,望进他的瞳孔中,“若我说,我对你有非分之想,你又待如何?”

当真是疯了吧,晴明心里苦笑,竟真的说了出来,这下只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吧。也好,这般日渐疯长的心思,终归有瞒不住的一天。晴明认命了,只拼了命的用目光描绘着源博雅的轮廓,若这就是最后一眼,那么就牢牢的刻入记忆之中吧,经年之后也算有好回忆可回想。

上车

===============

重发+扩写,亲一下都给我屏蔽了,于是补看下把车开完了。

评论 ( 7 )
热度 ( 58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