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十分想扩列

【王者】歧路(李白x狐白)(完)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李白刻意高声念叨着,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偷笑,心里暗道,果然还是忍不住来了。

“既有人在此,何必邀月,我陪你喝。”狐白提着两大坛酒,稳稳的放在石桌上。

“你不是不喝酒?”李白有些诧异,望见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太过复杂的神色反而让人看不清。李白垂眸,半响抬头一笑,“好,那今日就一醉方休!”

“好,一醉方休。”狐白也笑,对视间各自的打算,似是都摊明了来,却又有那么多看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多思无益,两人也不去想那许多,明日事明日了,今日只需与友畅饮。

醉了才好。

醉了最好。

不似往日以酒对茶,聊得天南地北偶尔还有些风花雪月的杂谈闲思,李白和狐白默契的都只闷声喝酒,一杯接着一杯。只等着,看谁先醉。

有些事,醉了才能想。

有些话,醉了才好说。

终于酒烧至肺腑也烧糊涂了理智,山间夜里常有雾气,鼻尖还似嗅到清新水汽。

李白转头望他,莹莹的月光下,幽光蝶飞得飘飘摇摇,终于停在他的肩膀,合上美丽宽大的蝶翅,安心休憩。

李白静静的看着,狐白似有所觉,也转头对望,幽光蝶淡蓝的微弱光芒,映在了那双深不见底的眸。浩瀚夜空,万千星辰,俱在此中。

只一瞬,李白便转头再不去看,似随口一问,“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吗?”还未等到回答,又转了话头,“倒是真羡慕你这么自由。”

“……”狐白定定的看着那人,月白衣衫,皎皎月光,几近融入光影中。勾唇一笑,轻声道,“你当这青丘的狐狸都不存在吗?”

“可你明明就乐在其中。”李白回应,似是想笑,却最终也没笑出来。

……

“你什么时候走?”

“明日。”

“好。”

“不送送我吗?”
“我会一直在这里。”

“有些事放不下便只能受着。”

“那是我的事……”

后半句话,狐白未说,李白心知肚明。不过是一个误入幻阵的无关之人,青丘之主爱抱着聚魂珠活在自己构造的幻境中,又有什么好劝的呢。

左右不过他愿意,他到底是劝不了的,百年时光又怎敌得过千年梦境呢。

水越喝越凉,酒越喝越暖。

秋凉风清,正适合。两人对饮,醉意渐浓,不知所言。那一晚秋风正凉,酒意正浓,一时意起,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不为旁人知晓。

第二日,酒醒时已近响午。可惜天气不佳,阴云掩日,天光微弱。将明未明的天色中,幽光蝶晃晃悠悠的飞着,淡色的花朵微微摇曳,很美。

“这般景致,正可算是好回忆。”李白笑着,利落转身,背对着挥手作别。

“……确是好回忆。”狐白遥遥望着那一袭白衣的剑客,身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目所不及的远方。

李白轻弹腰间佩剑,一声清脆剑鸣,晃了晃手中酒壶,仰头饮尽。

“一篇诗,一斗酒,一曲唱歌,一剑天涯。”高声吟,及至那座屹立数百年的长安城映入眼中。李白一笑,大步踏入长安。

走得干脆,不代表不挂念。只是此别当时永别了,他的青丘,他的长安,于歧路相遇,终要回归正轨。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