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欢迎找我玩

【全职】青街(四)

体温快速上升,各种感官知觉开始变得迟钝。视线开始模糊,耳中是嗡嗡的耳鸣声,似是身处蒸笼之中,呼吸间都是湿热水汽。意识变得昏沉,叶修攀着浴缸边缘想要起身,却又四肢发软无力滑下。朦胧间感觉一股凉意,似是混沌天地间窜起的一股清流。叶修下意识的贴近,肌肤想贴的触感,低于自身体温的凉意让人舍不得放开。

许博远本来躺在床上,想着能动弹了,就找人算账的,谁知道那人突然就跑到浴室去了。许博远有些有力没处使的失落感,坐起身摸了摸鼻梁,正想着要怎么约束叶修一下。要是一直由着人这么折腾,那人绝对的能翻了天,心里正盘算着,腕表处突的传来刺痛感,显示屏显示着从属器的监测结果。叶修的生命体征明显异常,许博远来不及多想,就直接冲进了浴室。

蒸腾水汽中,瘦小而纤长的身影带着几分朦胧,一步步靠近一点点清晰。许博远忽的顿住脚步,一种强烈的即视感,各种画面在脑子炸开,一瞬失神身体失去控制,回神感觉到坠落,伸手撑住浴缸边缘借力稳了身形。

抬眸便是近在咫尺的赤裸身体,久不见阳光的苍白肌肤,因为热度而泛着红晕,眼神似是迷离。许博远只望了一眼,就匆匆别过头去。那双秋水眼眸,与满目春色实在有些挑战许博远的神经。

许博远管住了自己的眼睛,却没管住某人的动作,正尴尬的盯着室内,忽的感觉一双手搂上了自己的脖颈。柔软细腻的触感,让人呼吸一窒。

许博远握住了叶修的手腕,却是不知道是想推开,还是想挽留。隔着薄薄的皮,能够感受到有劲的肌肉,并非真如看上去那般细弱。纤细而有力,一如其人,敛尽锋芒,藏志于心。

满对叶修走神,尤其是这么一个境况下,是要付出代价的。许博远捂着后颈,强烈的刺痛感,即便看不见也可以肯定见了红。伤口浸了水,尖锐的刺痛之后,是一种细胞吸水涨破的迟钝而清晰的痛感。

叶修很快松了口,几乎是尝到被温热的水,稀释后仍旧清晰的血腥味,就停了下来。不断上升的体温,也开始稳定,理智回归。各种迟钝感官,终于得以正常工作。

然而,许博远却实在没心力关注这些了。大脑中忽然涌起一些记忆之外的画面,似针扎似电击,极致的痛处中,许博远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一切似乎都变得远了,世界似笼着一层水雾,没了实感,只那一阵强过一阵的痛感,真实的让人发疯。

叶修看着许博远痛苦的神情,无意识的抓扯着头发,喉间压抑的痛苦的呻吟,无力的滑倒在湿滑的地板。

任心中如何懊恼,现在也于事无补了。再顾不上穿没穿衣服,直接跨出浴缸,将人打横抱起出了浴室。将人放在床上,起身去翻找外套,好在还没被家政机器人给拿去洗了。从口袋内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看起来有些老旧的袋子。

就外观而言,恐怕没人想到这会是采用了最新的,高端空间压缩技术的空间袋。叶修甚至没看一眼,凭着手感就飞快的找出了袋子里,用银色盒子装着的 药剂。

叶修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两个并排放着的圆长条形玻璃瓶。瓶子里是散发着银白色光芒的液体,拿起其中一只,犹可见光芒在晃动。

叶修拿着刚刚在许博远家里翻出注射器,将瓶子里的液体注入了许博远的体内。推送着注射器液体时,那双向来稳健的手,竟是在颤抖,细微却也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叶修沉默的看着许博远已经平静了的睡颜,默默的收拾善后。虽是用了药剂,算是安抚住了许博远,只是到底能不能醒来,或者是哪种“醒来”都未可知。

叶修垂眸安静的看着许博远,面无表情的脸,严肃得有些恐怖。突的门铃被人按响,叶修猛的想起,今日是审查的日子。看着陷入沉睡的许博远,叶修暗骂真特么不是时候,还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起身朝门口走去,果然还是只能有非常手段解决了啊,心中转着念头,叶修摸了摸藏在空间压缩袋里的千机伞,心沉了沉稳了稳呼吸。

“嗯?”

手腕突的被人拉住,叶修惊喜的转身,撞见那一双透彻眼眸中,心忽的凉了半截。透彻,似琉璃似玻璃,没有丝毫情绪,只忠实的映出视线所内的东西。那是一双无机质的眼,那绝不会是许博远该有的眼神。

“有这么好看吗?再不开门,可要引人怀疑了。”

“……是你。”

许博远的声音毫无起伏,嘴角犹带着讥讽的笑,目光毫无可称之为善意的情绪。叶修几乎是咬着牙,恨恨的道出这两字。

“一直都是,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

许博远看叶修并无动作,自己走前两步,去把门开了。看门的一瞬,许博远似是周身气息都柔和了,礼貌的将人迎了进来,与以往似是别无二致。叶修却只是站在他身后,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不发一言。

===================

越写越无趣,多半要坑。

评论 ( 2 )
热度 ( 9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