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十分想扩列

【全职】青街(三)

许博远将批了奶油的吐司递给叶修,又给自己弄了块,对桌无言吃着。

“你审查真的没关系?”

“你还是想想怎么解除关系吧。”

许博远被人噎了一下,好意关心却是这反应,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收拾完了,便仔细翻看着解除关系的条件。头疼的捏了捏眉心,看着那刷了好几屏的要求,尚且不说难度,就是这数量也足够吓退不少人了。

你说你都干了些什么事儿啊,许博远心里懊悔,面上仍不动声色的看着面板,美色误人啊。暗自感慨着,眼神一瞟就看见那大大咧咧换衣服的人。

“你就不能回房间换吗!?”

“怎么,羡慕哥身材好,还是——有感觉?”

那箱正换着衣服的叶修,听见这话看着许博远满脸的不爽就觉得好玩。停下换裤子的动作,穿着T恤内裤,手撩起T恤下摆,指间的内裤松紧边缘摩擦。上挑着眼角看人,口中尾音微妙的上扬,一句话愣是说得缠绵,露骨的艳。

许博远暗骂了一声妖精,黑着脸大步到人身边,直接握着人的手腕把人带到床上。右腿压住两条修长的双腿,左手扣住两手手腕按在头顶。掐着人的下巴,沉声警告,“你最好给我消停点!”

“……你放开!”

捏着下巴的手一松,叶修就偏头不再看许博远,话仍不客气,语气却带了几分示弱。许博远看着人难得温顺的模样,心中的软了几分,心里暗叹准备起身,也不知上辈子欠了你什么。突然间手臂感觉到细微的刺痛,反手握着人的手臂,全身的力气却是快速流失。

“呵,警惕性这么差,怪不得从神之领域出来了,恩?”

转眼间,叶修和许博远就掉了个个,叶修单膝跪在许博远双腿间,双手撑在人颈边。额头相抵,面对着面,温热的吐息交缠着,说话时能感觉到嘴唇摩擦的触感。

“还有,我不想被人压着,记住哦,下次可没这么简单了。”

叶修对着人的唇一口咬了下去,明显的用了力的,立时就破了皮渗出血珠又被舔去。看着许博远愤恨的眼神,顺手掐了下乳尖,笑着起身,拍了拍人脸颊。

“眼神这么狠,那就先躺着冷静冷静吧,乖啊。”

许博远狠狠的看着那人在头顶摸了两下跑走,看到叶修在沙发上坐下,安安稳稳的看电视,心中的愤怒反而减少了。被袭击的那一瞬,许博远心中确是有被背叛的感觉,一想到叶修可能是反对派FEY党的间谍心中的愤怒就不可自抑。

叶修此时的表现,算是让许博远消了一部分戒心,虽说是中了麻痹性的神经性毒素,但许博远到底是在神之领域工作了那么多年。长期从事高机密高危险的工作,自然是会留几分底牌的。如果叶修真有什么其他举动,那许博远或许真就只能动手了,那一瞬的迟疑让许博远心惊。

自己在想到要对叶修动手的一瞬,心中竟是抗拒的。在那样的情况下,竟还会不舍,许博远闭上眼,心中暗下决定。反正解除关系那么难,干脆就将人留在身边好了,放在视线所及之处,总还稳妥些。大不了,向神之领域申请调职,或降职好了。

叶修正在一边儿优哉游哉的看电视,完全没想到那边躺着的,不仅没如他所想怨念横生,迫不及待的和自己解除关系,反而不想解开了。只是余光看着许博远闭上眼,半天也不见睁开,挑了挑眉朝人走过去。轻拍着脸颊。

“喂,我这可是正常剂量,你别装死啊。”

叶修看着突然睁开的眼,一瞬失神,那般认真的眼神……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看他了,或者说,很久没有人看到他了,而他其实也很久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别人了。

叶修没有错开眼,只静静的望着那双认真看着自己的眼眸,忽的心里一紧。些微疼痛。

叶修身体一僵,直奔卧室里的浴室而去。呼吸渐渐急促,体温开始上升,冷水兜头浇下,却止不住体内的热。体内镶嵌的芯片在发热,基因组在沸腾,一拳砸在墙壁上。

“该死的,怎么是他!”

极力克制着体内不断上升的温度,血液沸腾着,恍惚间似是能听见水开了的咕噜声。

===================================

好吧是挺短的,可我卡文了……最近写文总觉得写得简直不堪入目,我觉得我发出来就要掉粉了,不管了,随便吧,我不挣扎了【躺平

ps:我萌cp大多可逆,可能会有蓝叶,如果有H我会在开头讲明的。

评论 ( 1 )
热度 ( 16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