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苏流】似是故人来

蔺晨立于廊下,倚着廊柱。看院中梧桐,听院落雨声。

梧桐树,三更雨, 不道离情正苦。

须臾间,脑中似也有刹那飘过这般哀思的词句,却因全不符琅琊阁少阁主洒脱,只打个转儿就飘走了。

视线自院中梧桐,落在那一身宝蓝色衣衫的青年。

十二年。

相伴不及失去,少年抽拔成了青年。蔺晨远远看着,心想那长不大的少年,也终是变了这许多。却又在凝视那静默背影时,忽的忆起当年,好似一切都未变。

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蔺晨静静注视那个静默的背影,自天光黯淡,到天色将明。将明未明的天光微弱,只依稀可见,待到午时却是明晃晃的日头,叫人连眼都睁不开了。

枯坐一夜,听寂寞雨声。

当年那般闹腾的少年,当年那般潇洒的人,对着满园梧桐,听院落雨声,各有各的千愁万绪,亦或是各自俱无所思。

吱呀——

身后半掩的门忽的开了,蔺晨看见飞流转头,下意跟着望去。门扉轻动,穿堂的风吹过,些微凉意,而后再无动静。

不是旁人,亦非所想,不过风动门扉。

风吹柴门响,疑是故人来。

鼻尖似还萦绕着冷冽梅香,耳边似是听见衣袍猎猎风响,眼中是满室光影中,纷飞的浮尘。

空无一人。

“还在等吗?”

“苏哥哥叫我等他回来!”

“恩,那蔺晨哥哥陪你一起等。”

“……好。”

已抽条成青年的孩子,沉默半响,最终别扭的点头答应。

一切似都未变。

如过往的每一日。

如今后的每一日。

风卷门帘,故人未归。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