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十分想扩列

【全职】青街(二)

急促纷杂的脚步声逼近。

许博远脱下外衣披到青年的肩上,将青年按在墙边。

因为生命体征探测仪,耳机传来的蜂鸣声让许博远挑了挑眉。

居然连这个都用到了。

念头转过,许博远亦不开口询问,只摘了手上的腕表,咔的一声带人手上。感觉那人一瞬的僵硬,低声在人耳边解释,他们有生命体征探测仪,这个可以暂时掩饰你的生命体征,我待会就帮你取下来。

怀里的挣扎慢慢平静,脚步声越来越近。

许博远凑近了青年的面孔,舌尖舔过唇上细小的伤口。看着青年瞬间睁大的眼睛,坚决笃定的自信被惊讶取代。

真可爱。

许博远无声笑了一下,又更深一步的,咬住他的唇,反复吸吮。

很凉,也很软。血腥味。像血浸的生菠萝。

许博远突然想起了小时候,整理旧物发现的影片。一个镜头,框出了拥吻的人,定格,身后是追杀的人,匆匆跑来,又匆匆离去。

他觉得荒谬,却又觉得浪漫。上上个世纪的电影镜头,在两个世纪后,在文明摇摇欲坠,在政府极力反对限制怀旧时,却在昏暗巷子中在重演。

“够了吧,再亲我可要收费了,一分钟20万。”

“有那么金贵吗?”

许博远无奈的笑笑,带着人从另一条不对外人开放的小路,朝第十区走去。

“你不是来找乐子,怎么,这儿就走了?”

“我这不是找着你了吗?”

听见青年的揶揄,许博远淡定反击,末了才想起,自己似乎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叶修,怎么准备到时候去翻牌子?晚了,哥现在改行了。”

“……你怎么就这么没个正形。”

许博远无声叹息,这是捡了个什么人回家啊。

“身份识别中,请稍候。”

“识别完毕,欢迎为您服务。”

“A级身份识别系统,身份不低嘛。”

“待会我带你录入身份信息。”许博远没有理会叶修的话,只拿了套新的衣物塞到人手里,“浴室在那边,就不用我带你去了吧。”

许博远从恒温器中取出活力剂,低于体温的液体,顺着喉一路流进胃里。

差不多冷静下来了。

许博远扔掉空了瓶子,坐在沙发上才想起,自己给叶修带上的从属器还没摘。点了点右耳耳钉,凭空出现半透明的系统界面,点开从属器一栏。解除权限修改限制的界面一向是与监控界面一起显示的,许博远看着满身水汽的青年,白皙有力的手臂,动作间流畅的线条纤毫毕现。水滴从头顶滴到上臂,在手臂上划出半圆的弧,悬了一瞬终于敌不过重力滴落在地面。许博远关了界面,又拿了瓶活力剂,微凉的液体滑进胃袋。

糟糕,这次好像有点冷静不下来了。

许博远定了定心思,进了厨房,洗、剥、切、起、抄、煮、烹,终于冷静下来,回过神菜已摆满了桌。许博远看着满桌的菜,笑语喟叹,真是输给他了,这么多年的定力白练了。

叶修带着满身湿润水汽出来,肩上的伤已经喷过止血喷雾,经过简单处理。收拾了一身狼狈,披着件长款的丝织物睡袍,眼眸些微湿润,暖色的灯光下,一瞬有了柔软的错觉。也只是错觉。

所有的错觉,在叶修挑眉开口时,消散待尽。

“哟,你这是要招待什么大人物呢,居然还下厨。”

“我不喜欢营养剂。”

随口解释了句,如今大多人是直接服用营养剂,相比于正常食物更方便,摄取身体所需也更便捷。如今会厨艺的人少之又少,而上上个世纪的菜肴,基本只在节日或有重要客人时才会出现在餐桌上。

看了看满桌的菜肴,是有些夸张了。许博远在心里叹气,怎么就总被这么个人牵动情绪呢。明明与自己喜欢的,稳重不张扬的差那么远。

“有钱,任性。”

叶修丝毫没有客人的觉悟,拿开椅子大大咧咧的就坐下了。许博远懒得理他,没回应,只闷头吃饭。

“我说,这玩意儿你什么时候给我取下啊?”

“……你坐好!”

许博远让安娜——家用服务型机器人——收拾餐桌上的残局,转眼看见在沙发上瘫成一摊的人,皱眉轻喝。看着完全不听的人,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还真不知该拿人怎么办。

算了,赶紧摘了从属器让人离开吧。不然真要栽在他手上了。

许博远认命的走到沙发边儿,左脚单膝跪在沙发上,右脚支撑着站立。握着叶修的手腕,纯黑的腕表,显示器中央是蓝红双色的荧光炫纹。看见图标,许博远脸色一变,话普一出口已是质问的语气,“你把血滴在从属器上了?!”

“怎么会……”

听见这话,叶修也是一惊,腾的起身看着显示器中央流转的炫纹,光华流转间,很美,却丝毫无法让人喜爱起来。叶修脸色苍白,一向笃定的眼中,竟也有了几分茫然。

“我之前处理伤口……”

叶修话未说完,已不知该如何继续。沉默的看着许博远的头顶,发色并非纯正的黑,而是很深很深的蓝,不仔细是看不出来的。

“在找到解除方法的这段时间,我会照顾你的。”

许博远到底是心软的,看见叶修难得的脆弱,软了语气。

从属器采样了血液信息,那么被采样的人,则相当于和拥有者签订了协议。这期间拥有者可通过从属器控制联系从属者,而从属者也可通过从属器取得次于拥有者,甚至于同等的权限。

从属器都是正规的登记在案的,一旦采样完毕,协议生效,政府即刻记录在案。不同等级的从属器,功能与取得的权限存在差别。

那块腕表正好是最高等级的从属器,协议更完善效力更大,也更不容易解除。解除的条件极为苛刻,至今仍没有人达成过,当然实验的人少也原因之一。

毕竟最高等级的从属器,几乎等同于终生伴侣契约,没人会拿这个开玩笑,自然想解除的人只有那么极少数。

许博远想起也忍不住懊恼,最高等级的从属器,自然是有防护功能的,离开拥有者则自动进入休眠状态。如若没有使用者的激活,就是血放干了都无法生效。偏偏许博远当时登录了为了修改权限,激活了从属器,因为看到某些画面而分了心,也忘记了关闭从属器。

“你不会是故意的吧?”叶修也想起从属器激活的问题,语气已带着几分冷意。

“我还怀疑你是间谍呢。”许博远白了叶修一眼,想了想自己的身份,同等权限,只怕是叶修是要被审查了。就看今天他在青街被追杀,也知他底牌不怎么白,只怕一审查就露了陷儿,倒是可就难办了。

“先想想怎么应付明天的审查吧。”

“审查你不用管,你只要赶紧想办法给我解除就行。”

许博远捏着眉心,头疼的想着明天该怎么办。叶修的心思却完全没放在那之上,只满脸阴霾的回了句。

==============================

写得完全没感觉,果然太久没写的结果就是已经完全不知道怎么写了QAQ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