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十分想扩列

【海圭】余光

“快走,别跟他一起玩,他可是罪犯的孩子。”

“走开,你是罪犯的孩子,我们不要和你一起玩。”

“快看,是那个罪犯孩子,扔他。”

海斗一直知道自己被讨厌,因为自己是罪犯的儿子。所以走在路上那些父母会拉着孩子,叫他们不要和自己玩;所以那些孩子玩游戏,从来不让自己参加;所以那些成群结队的孩子,总是喜欢欺负落单的自己。

因为知道,所以习惯,所以忍耐。

只是习惯的在角落里独自舔舐伤口时,那突然伸出援手的人,就好像是——神。逆光站立的身影,看不清面容和表情,迟疑的伸出手握住了那只手,那一瞬间,仿佛触碰到神的光彩。

自己的性格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躺在屋子里看着老旧的天花板,海斗惯常的开始回忆过去,能够支撑着走下去就只有那些回忆,以及……每次早上路过时,那匆忙的一眼。时而视线相对,即使圭冷淡得好像完全不认识自己,也足够开心一整天了。

“啊,就是那时候变的吧。”

小时候因为被厌恶被排斥,而独自在角落里,阴郁又压抑,然后更加的讨人厌。就像是、他的父亲。

可是圭就像光一样,就那么出现了。突然变得开朗起来,或许只是因为下意识的,想要让圭看见自己开朗的模样。因为那个时候,大概还是开朗的人更受欢迎?

海斗回忆着过去,却发现除了圭以外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即使是关于自己的也不例外。

夏天的蝉鸣声一直不断,三个人为了好玩,跑到林子里玩。“啊,找到了!”爬到树干上,抓住了那只盯了很久的铁锹虫。站在树干上,低头看见圭亮闪闪的眼眸,一直空荡荡的心被填满了。如果要说圭之于自己算什么的话,那大概就是——神。

圭是自己的神,是活下去的动力,是所有的快乐,是如信仰一般的存在。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圭呢。只是要是还是小时候就好了,海斗闭上眼,在昏暗的房间里,摆出沉睡的姿势。

完全没想到向自己伸出援手的圭,会就那么决绝的离开。

毫无预兆。

一定是他的妈妈知道了,要求他离开自己的吧,一定是这样的。抱着这样的想法,就这么一直在角落里,偷偷的看着圭。不想自己是被圭讨厌,于是拼命的说服自己,圭只是因为他母亲的原因才疏远自己。这些话在心里说了太多次,渐渐地也就不再说了,因为说了太多次,于是也就真的这样想了。

一夜无梦,起床洗漱,所有的事都一气呵成。然后早早的就出了门,买了早餐在上学的路上,毫不顾忌的坐着开吃。眼角余光看见过马路的人,抬头朝人笑了笑,轻晃着手中的牛奶打招呼。虽然依旧是被无视,可是视线相对,就已经很高兴了。

海斗默默的吃着早餐,看见圭消失的视线范围内,将吃得差不多了的早点扔进垃圾桶里,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又是如往常一样的,完全重复的毫无意义的日子。海斗朝着回家的方向走着,没想到出乎意料的居然会被人问及是否认识圭。被人问到的那一刻,脑子里闪过小时候和圭玩耍的画面,每天早上的匆匆一眼,然后人就有些恍惚。回过神才慢慢说到,不认识,没听说过。

圭的话,大概是不想和自己这样的人扯上关系的吧。只是为什么会有警察询问关于圭的事情,试探着问了两句,当听见圭是亚人的时候,心脏猛的一跳。圭他没事吧,要保护圭,一定不能让圭被抓住!

海斗维持着表面的平静,以正常的速度走了回去。关门上网看新闻,看到新闻的那一瞬,先是心惊然后才是放松。海斗不敢想象,如果圭不是亚人,那么那场车祸……

还好,还活着。还活着就好。无论圭是亚人或是其他什么都好,只有他活着就够了,他是他生命中唯一的色彩,只要能够看到他就够了。海斗做着深呼吸,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开始收拾东西。要逃难的话,东西必须准备妥当。毫无疑问,独自生活的海斗对着方面熟悉得很。只是收好了东西,却怎么也没等来电话。海斗坐在椅子上,安静的望着收拾好的包。他并不知道圭会不会找他,他只是这么希望着,希望着能够被圭需要,希望他在最无助的时候能够想起自己,能够依赖自己。

海斗一直盯着手机,电话铃声刚一响起就被接通了,我等你电话好久了。装作平静的说着,手却抑制不住的颤抖,圭他真的给自己打电了,圭他还记得自己,被这样的喜悦充盈着,所有的等待就都无所谓了。这个十年来再未响起的号码终于拨通了,这份单方面终止的感情,也会再扯上联系的吧。

这样期待着,海斗欢喜又恐惧的等待着圭的回答,想要被信任,想要被需要。当圭说出地址的时候,已经没办法维持平静了,带上包直接冲了出去。因为知道圭的迟疑,才明白这份信任有多宝贵,因为那地方的特殊,才知道原来那些日子圭也一样没有忘记。

圭他,一定也抱着和自己一样的想法吧。

明明知道不可能,却抑制不住这样的念头在脑海里疯长。尽自己最快的速度赶过去,这段逃亡的日子,完全不同于那些连记忆都没有的枯乏的日子,短短的几天却好像重获新生一般。

曾经的自己,就好像是移动肉块。可是现在,和圭在一起,哪怕是逃亡,却真实的感觉到了活着的实感。

“逃吧,逃到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这样你就会一直是人类。”

海斗听见自己这样说,只有两个人的地方,一直在一起,和圭。好开心,这样的日子,哪怕舍弃掉和这个社会所有的联系也没关系,只要和圭在一起就好,只要有圭。

只是他忘了,有限的生命,是没资格追求永恒的。圭离开了,一个人。又一次的失去圭了,这次也是夏天呢。

无力的倒在地上,身体依旧处于健康状态,精神却已经到了临界值。抬手挡住刺眼的阳光,只剩未遮住的余光在眼睑上放肆。黑色的视野中,有红色的光斑,忽明忽暗,忽大忽小。

太弱了。太弱了!如果不是自己太弱了,那么圭也不用顾忌自己,一个人离开。如果不是自己太弱,就能够好好的保护圭……

圭,等我……

END

========================

写这个只是因为太无聊,所以很有可能各种逻辑死,文笔也完全出于无脑状态,写完我自己都没什么印象,就记得似乎好多心里,以及完全被带过的圭……

只看过剧场版,所以私设有。ooc什么的,同人本来就是二次创作,所有的人物都是基于我自己的理解,所以有分歧也很正常,如果不能接受就右上红叉吧。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