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十分想扩列

【原创】呆君和撸否君

呆君一如他的名字,是只又二又呆的蠢萌。无论做什么,呆君总是比别人慢半拍,吃饭是、跑步是、收拾东西是,就连感觉都是。所以身边的朋友也一个个的离开了,感觉慢半拍的呆君终于在一个月后感觉到了寂寞,然而也于事无补了。二呆的呆君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只能傻乎乎的抱着别人送的兔玩偶,眼睛红得跟只大兔子似的。

“喂,你怎么了?”

“你、你是谁啊?”

呆君傻乎乎的看着面前的青年,长至腰际的发用白绸缎简单的束着,黑色的袍子宽大而不合时宜。坐着的呆君只能仰望着逆光站立的青年,在他投下的阴影里哽咽着结巴问到。

在那个仿佛要融化了的夏天里,呆君和撸否君相遇了。

反应慢半拍的呆君被动的被人牵着,玩遍了游乐场里各种娱乐设施,终于在最后一项时有了回应。

“真的要进去吗?”

呆君拽着撸否君宽大的袖子,怯生生的看着面前暗红写得油漆张牙舞爪的两个大字——鬼屋。

撸否君挑了挑眉没有回答,直接反手握住呆君的手,大步朝着鬼屋的方向走了过去。

一向胆小的呆君,这一次却意外的觉得,也许鬼屋也不是那么可怕。昏暗的光线中,呆君看不清前面那人的身影,于是手中传来的温度便更加明显了。

天昏地暗间,似是永远迷失在了黑暗中。但,也只是似乎,呆君心这么想着,在看见白色的人造光源时,心里竟为不能再继续走下去而遗憾。

“你又在想什么呢?”

“啊?”

“没、没什么……”

撸否君无奈的看着面前明显走神的呆君,拿着照片在他眼前晃荡,招魂似的。听见呆君傻气的回答,伸手用力的揉乱了呆君的头发。

撸否君的手,真的很温暖。呆君这样想着,却因为不好意思而没有说出口。头上突然感觉到一股压力,手忙脚乱的护住头发,注意力也完全被分散了。

呆君一直很喜欢和撸否君一起的感觉,和撸否君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轻松。说着不曾和人说过的心事,分享生活中每件细小却有意义的事,体会着相同的快乐和悲伤。

喜欢在街角咖啡馆靠窗的位置和撸否君一起坐一下午,喜欢在闷热的夏天里,窝在空调屋里吃着同一支冰棍,喜欢在下暴雨的夜晚在阳台上大喊……

这个夏天,呆君多了很多喜欢的事情,每一件都和撸否君有关。走在街上,突然听见歌声,忍不住驻足。

“……与你相遇好幸运,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那天晚上呆君回家,在和撸否君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突然握住撸否君的手。认真的,十指相扣,直视着撸否君的眼睛,认真的对撸否君重复了白天听到的那句歌词。

“与你相遇,真的很幸运。”

那一瞬间,撸否君被震住了。因为呆君异常认真的态度,以及从未表现如此明显的强烈的情绪。突然就失语,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撸否君回望着呆君,良久蹂躏着呆君的脑袋骂了句傻瓜。上扬的嘴角,却一整晚都没下来过。

再之后,夏天也快到头了,闷热的天气开始变得凉爽。不知疲惫的知了们也大多歇了气,只剩零零落落的几只,还固执的叫着。

然后那个关于夏天的幻梦,也随着炎炎暑气一起消散了。

撸否君到底还是离开了。

撸否君消失的那天,呆君抱着手机安静的坐在窗边,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匆匆忙忙,好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地。

那场相遇像是夏日里过剩的水汽,终于被蒸发殆尽。水汽蒸发留下的迷蒙雾气,虚幻而不真实,美得像是一整个夏天的梦境堆砌而成的乌托邦。

那天,呆君长久的凝视着窗外,单薄的背影像是凝固一般,如同电影里的长镜。那天,呆君一个人喃喃自语,不知道心事是否传到了另一个人那里。

再见,还有谢谢。

谢谢你,曾与我相遇,谢谢你,曾出现在我的生命,陪我走过一程。

能够与你相遇,真的很幸运,撸否君。

======================
好久没写过这么轻松的文了,也是因为喜欢lofter的缘故吧。不过,都要期考了还摸鱼撸文,我真是没救了,求祝福QAQ

评论
热度 ( 31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