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十分想扩列

【苏遥】江湖路远

废话一下,无cp,标题只是为了凑格式好看的。梅长苏x李逍遥友情向。

正文

1

梅红雪白,转眼已是在廊州的第五个年头了。梅长苏披着灰色大氅,半倚着门看着飞流在院子里玩闹。

“你想出去?”

“没什么想不想的。”

“你的眼睛可不是这样说的。”

蔺晨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折扇一合敲着手心,半响才慢悠悠的说道。对于蔺晨的话,梅长苏没有任何反应,只沉默的望着院子里的落雪。良久在蔺晨以为这个话题就这么过去时,才低声应了一句。

“……我已经不是林殊了。”

“但至少你现在还是梅长苏……就只是梅长苏。”

蔺晨何尝听不出梅长苏话语中的苦涩,只是他没办法阻止,那七万冤魂累累血案压在梅长苏心头,如若不能昭雪他永远得不了解脱。到底梅长苏和林殊还是一个人,这些事终究无法避免。只是蔺晨希望,至少在他去金陵之前,在梅长苏还只是梅长苏时,能够活得自在些。

这场讨论并没有持续多久,就以蔺少阁主的一句,我是大夫我说了算作为结尾。蔺少阁主敲定的事情,多半是没有回旋的余地。当然,梅长苏没有特别提出反对也是原因之一。

宿州的雪下的格外的大,梅长苏抱着暖手炉撩开马车侧帘望着车外的景象,风土人情和廊州甚为相似。到底是同属大梁,地理位置也甚是接近,相似也是寻常。兴致平平,指尖也感觉到阵阵寒意侵袭,梅长苏收回了手将帘子放下。然而一瞬眼角余光一扫,却是被惊得立刻又抬起了手。

那个人!

梅长苏心里一惊,甚至忘了自己病弱,直接跳下了马车追着那个人的背影而去。身后似乎传来了几声呼唤,但是梅长苏已经没有心力去理会,只一门心思的去追着那个人。

许是跑得太急,梅长苏忽然感觉眼前一道白光乍现,脑子便只剩一片混沌。

“诶,你没事吧?!”

脑海中画面交缠,恍惚中似乎有人在和自己说话,然而声音却像是隔着门墙听不真切。再然后感觉更加模糊,早已分不清现实和幻象了。梅长苏再睁开眼时,就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处简陋的房间。观着房间的格局,大约是在客栈内。只是自己是怎么到的客栈,梅长苏却是完全没印象了。

“喂,你醒啦。我告诉你啊,别以为我在街上捡到你,你就可以住店不付钱了啊。”

年轻而充满朝气的声音吸引了梅长苏的注意力,正觉声音有些熟悉,抬眼望去却一下子愣住。

那张脸……

梅长苏感觉到自己的全身血液都在逆流,呼吸也变得急促。手在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前,便牢牢的抓住了那人的手腕,力气大到骨节都泛白,却还下意识的颤抖。

“诶诶,你干什么呢,就算我们长得很像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吧。我一开始虽然也吓了一跳,可也不像你这样啊!喂,喂……”

脑子终于反应过来,原来之前看到的并不是错觉。真的……有人相似到如此地步,几乎可说是一模一样。梅长苏仔细的看着眼前人,那稚气未消的脸,那清澈无邪的眸,简直就像是曾经的自己。

不,应该说是自己现在这张脸年轻的模样。

梅长苏没有理会在眼前晃动的手掌,反而伸出手试探的抚上那人的脸。

“喂喂,你干什么呢,我可不好着一口啊!”

细腻温热的触感,瞬间让梅长苏安定下来,混乱的大脑也开始重新思考。顶着这张陌生的脸,用着不熟悉的名字,即使这么多年过去,梅长苏仍旧会错觉自己只是一抹孤魂,没有活着的实感。

梅长苏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在看见镜中的自己时心悸,记不清多少次午夜梦醒时,恐惧这一切只是临终一场大梦。

“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你这人也太没礼貌了吧,不道谢,不理人,一开口就问我名字。我叫李逍遥,你呢?”

“在下梅长苏。”

李逍遥,逍遥,真是个好名字。梅长苏轻声念着这个名字,最后终是释然一笑。

窗外桃花花苞新长出,没有沁人的花香,却饱含生机的气息。

2

“逍遥,你事做完了?”

“嘘,梅大哥你别出声,我是背着婶婶跑出来的。”

“你又贪玩。”

梅长苏放下手中书卷,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少年。本该是训斥的话语,宠溺的语气却泄露了心思。

“我将来可是要当天下第一的大侠!”

“好好好,李大侠,行了吧。你也别总是闹,你婶婶一个人也不容易。”

“哎呀,梅大哥你别训我了,时间紧迫我们快开始吧。”

“你啊……”

梅长苏叹息一声,还是指点起少年的功夫。明明是同一张脸,可那人却如朝阳,全然不似自己这般。一向病骨缠身,从来都只觉文弱,却不曾想竟也有这般英气挺拔之姿。李逍遥的性格也颇似当年的自己,只是李逍遥比林殊更洒脱。当年的林殊爱玩闹,却是家中父母亲长安好,各方荣宠加身。而李逍遥自幼只和婶婶相依为命,却还能养出这样的性子,又怎能说不洒脱呢。

旁人未看得分明,只道他是没心没肺乐得逍遥。可朝夕相处的梅长苏却清楚,李逍遥到底也是个通透人。他见过他悲伤的模样,所以才更知他的快乐需要有多坚强。

梅长苏望着头顶的一方天空,心思也有些飘了。明明是寒冬腊月在宿州游玩,可在客栈醒来竟是连桃花都要开了。更何况,这里的大梁与自己所知的完全不同,梅长苏又怎会发现不了其中的不对劲呢,不过是无计可施罢了。即使发现自己来得蹊跷,梅长苏也毫无办法。

不知来时路,何寻归处?

3

夜半惊醒,昔日的故人旧景又潜入梦,勾醒了最难以忍受的那段记忆。背上起了一层薄汗,等换下衣物早已没了睡意。梅长苏披上衣服,准备出去走走,只是还没下楼却看见另一个无心睡眠的人。

“逍遥?”

“苏兄……”

李逍遥坐在窗台之上,一条腿曲着放在窗台,一条自然的垂下。手拿着酒壶,随意的搭在曲起的腿上。

他转头,月光落满身。

几近融进月色中浅白的身影,衣袂当风,几欲归去。

竟不似真人。

他晃了晃手中的酒壶,冲着来人露出一贯肆意又任性的笑容。

梅长苏有些晃神,竟有些辨不清那人究竟是真是假。手中却是下意识的接住了抛过来的酒壶,打开塞子轻嗅,却是掺了水的桂花酒。这酒也像那人,原以为是烈酒,打开才发现竟是软绵的桂花酒,还掺着水,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

“我小时候很想出去看看,没想到临到要出去了,却又舍不得了。”

“……总归是要回来的。”

“恩,苏兄今晚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

掺了水的桂花酒,又能怎么醉呢,不过是安抚一个月色之中终于示弱的孩子。离乡之际终于剥下了伪装,在亦兄亦友的长者面前袒露脆弱的孩子,没人会狠得下心强令他清醒。

第二日,李逍遥破天荒的没人叫,就自己起了床。余杭镇的人,大多都来送行,梅长苏立在人群中,含笑看着少年牵着少女的手,走上属于他们的人生。

少年又转头,梅长苏的笑意加深,动了动嘴没有声音,少年却似明白了转身走得干脆。

“走吧。”

梅长苏望着远去的背影,真心的合着送行的人们默默的祝福着。希望你回来时仍旧是风华少年,肆意任性。希望你回来时,风景依旧。

走得干脆,不代表不挂念。

4

又是一年春,桃花落于行人肩。

流水潺潺,带了满江春意,暖了游人心。

梅长苏一身蓝白长衫,托着茶盏却不进口,只在手上把玩。视线落在楼旁的桃树,忽然就想起初见少年也是桃花将开的季节。如今桃花正盛,也不知那淘气少年回是不回。

正想着,视线之中忽然出现一道浅白的身影。梅长苏一愣,脑子闪过的不是兴奋激动,而是原来人是这么不禁想的。只是当那个浅白的身影一步步靠近时,梅长苏心中忽然升起几分不忍。

他看向他手中抱着的女孩,真心的赞叹。

“真漂亮,像她母亲。”

“嗯。”

“……”

“……”

沉默半响,那人终是迟疑的说了早该说的话。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梅长苏一如往常浅笑着,清风霁月,眼中却满是怜惜与不忍。那人迟疑的话语,恍惚仍是少年模样。只是一瞬之后终于也明白,当年的少年早已没了往日的轻率和浮躁,他身上的是男人的成熟与沉稳。那双清澈无邪的眸中,终究还是多了岁月沉淀下的痕迹。依旧清澈,只是不再无邪,只剩通透练达。

“改日,我请你喝照殿红吧。我还欠你一场不醉不归。”

“好啊。”

梅长苏看着褪去青涩,已可称之为男人的李逍遥笑了笑,眼睛弯弯的如月牙一般。眸中的光华,似极当年落了满身的月色。

逍遥,逍遥……可惜这么个好名字,名为逍遥,却不得逍遥。只是纵使李逍遥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李逍遥,可余杭镇依旧是那个余杭镇,云来客栈依旧是那个云来客栈。

回首,风景依旧。

凄风苦雨,终是留在了故乡之外。

万幸,那个少年成长的途中,眸子只刻下岁月的烙印。不似他这般,蒙上仇恨的阴影,烧尽了回忆也烧尽了曾经的自己,只余下一丝灰烬,在最深最沉的梦里供人吊唁。

5

梅红雪白,梅长苏指着一株最好看的,叫了李逍遥。也不见他如何动作,那株梅花却已到了手中。

“摘花倒是利落得狠。”

“还不是替你摘的。”

冬日的风能冷进人骨子里,梅长苏不由的又紧了紧身上的灰色大氅。跺了跺脚,梅长苏拿着梅花冲李逍遥晃了晃,轻声说着。

“走了。”

然后转身朝着早已看不见脚印的路,一步步缓缓走去。毫无防备的,视线忽然一片雪白,零碎的画面在眼前闪现,最后定格在一双弯弯的眼。

“宗主你醒啦!”

“苏哥哥!”

梅长苏睁开眼想看看那双眼,惊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不是那人了。

“我睡了多久?”

“整整一天了。宗主你也真是的,要干什么叫我们去啊,自己突然就跑出马车了,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整个宿州都快被翻了个底朝天,结果您就为了株梅花。”

“梅花!飞流帮!”

“好好,是我不对,对了那株梅花还在吗?”

“在呢在呢,好好看着呢,宗主你亲自去的我们怎么可能不上心。”

“不过说来也奇怪,放了整整一天了,那株梅花也没什么变化,竟和刚摘下来时别无二致。”

闻言,梅长苏只是浅浅的笑着。那株梅花,和他让李逍遥摘下的可真像。

可惜,也不知道那照殿红送不送得出去。

又是一年开春,梅长苏突然来了兴致,让飞流折株桃花回来。看着众人纷纷惊奇,什么时候自家宗主居然变了喜好,对这桃花也感兴趣,梅长苏只笑笑对此闭口不言。

江湖路远,终须一别。

唯愿故友安好。

=====================

感觉有些文不对题,下次如果有心我会突出下江湖的,但也许没有下次了。喜欢逍遥哥哥,喜欢梅长苏,于是就有了这篇死逻辑的文。两个世界怎么凑一块不要问我,反正这种强行同世界我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评论
热度 ( 15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