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荼灵】人鬼15题(三)

11、醉酒

神荼的酒量如何,估计很少有人知道的。聚餐上能看见神荼的人就不错了,少有的几次神荼也是滴酒未沾。曾经有人闹腾着,想要灌神荼。然而结果说明了一切,自那之后众人默契的敬酒时,都会略过神荼。所以到现在也没几个人知道神荼的酒量如何,醉酒之后又会如何。

张起灵难得有些头疼,看着面前已是半醉的神荼,一时也有些苦手。酒醉后的神荼和平时大不一样,紧绷的脸放松了,有些婴儿肥的脸颊显得格外的可爱。脸红上泛着红晕,眼神也迷离了,明显是醉了状态,偏偏还非说自己没醉,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张起灵伸手夺过神荼手里的酒瓶,控制着力气镇压了神荼的反抗,伸手便准备把神荼抱上床,让他好好休息。

没想到拿走酒瓶时,挣扎不断的神荼,此时却突然安静了。张起灵正有些奇怪,就看到神荼面无表情的看了过来,身体像感觉到危机头皮一麻,下意识便后退一步进入防备状态。然而引起警觉的神荼,却毫无所觉的将视线从张起灵身上移到了酒瓶上。

张起灵察觉出神荼的想法,身影一晃就靠了过去。只是退了一步拉开距离的张起灵,比起伸手就能够到的神荼,还是慢了半拍。张起灵皱眉,准备重新夺下神荼手中的酒瓶,没想到神荼喝了一口,却自觉的放了下来。视线一瞬间对上,看见那双迷离涣散的眼眸,张起灵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碰——”

手腕被人用力握住,力道之大,完全不同于之前无力的挣扎。张起灵手腕一翻,反手抓住了神荼的手腕,脚下也不留情,一扫就将醉酒而下盘不稳的神荼给弄倒了。只是神荼倒下时,死拉着他的手,以至于最后两人是一起倒在了地上,一人还压着另一个。

听见落地的撞击声,以及神荼的闷哼声,张起灵单手撑地想要起来看看,神荼到底有没有什么。却没想到刚支起半边身子,神荼却是拉着自己的衣领向下,唇与唇就这么相贴了。张起灵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一口酒就被灌进嘴里。红酒的甜味与另一人的舌,在口腔里翻搅着。

“神荼!”

醉酒的只是一人,另一人却还清醒着。而这份清醒却是痛苦的根源,清醒所以必须阻止。

“这条路太难了,也许我们都走不了……”

肩头突然湿润了,温热的液体渗透布料,失去了温度之后,触及了皮肤。凉凉的温度,对于体温远低于常人的张起灵而言却是滚烫。

神荼失神的呢喃在耳边响起,喉头突然涌出苦涩的感觉,原本就不喜言辞的张起灵,更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试问如果有这么一个选择摆在面前,普通的死去,与特别的活着,自己是否真的会选择后者呢。在黑暗中待久了的人,对于光明的期待;行走于自我世界的人,对于融入另一个世界的期待……这些东西,无论是神荼还是自己,都是无法否认的。

张起灵突然低头,唇在额头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也许那条路真的很难,可是他们已经在路上了。倒了孟婆汤,不肯过桥,以亡者的身份回到这个世界,已经足够说明了。

“别回头。”

“好。”

上了路,就别回头。

也不知那一杯红酒,醉了是人,还是心。

不过那并不重要,反正自那以后,张起灵是没再让神荼喝过酒了。

12、旧校舍

几乎每一个有点历史的校园,都会有那么几个流传的校园故事。而这些故事,当然不是什么校园爱情了,而是盛夏里能够用来消暑的鬼故事。

身为学霸的神荼,先不管作弊成分吧,他考上的学校总不会是太差的。所以神荼的学校也是有不少流传的鬼故事的,尤其是学校翻新过整修之后原本的就校舍被废弃,简直就成了鬼故事滋生的土壤。

各种流传的鬼故事,有天马行空完全不靠谱的,也有情节逻辑都够严谨的。不过对于神荼而言,这些真真假假的传闻,完全勾不起他的兴趣。只不过,也不知是张起灵哪根经不对,突然就提议去旧校舍看看。左右无事,神荼也不愿拂了张起灵难得的兴致,也只好夜半时分如夜贼般翻墙而入。

低矮破旧的围墙当然难不倒神荼和张起灵两人,轻松入得境内,残破的校舍昏暗的月光,当真有种鬼魅丛生的错觉。

“莎莎——”

寂静之中,树叶摩擦的声音格外的清晰,像是毫不掩饰的脚步声。夜风带着一股湿冷的寒气,吹在身上格外的阴冷。如果胆子小点的,可能看着这样的景象时,就忍不住想跑了。

“走吧。”

“你想进去?”

听见张起灵毫无起伏的话,神荼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然而张起灵却只是头也不回的朝着破旧的校舍走去。神荼皱眉,总觉的得今天的张起灵,格外的不对劲。

心思一动,开了天眼看向张起灵的方向,然而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淡淡的影子,连身上的阴气都分外熟悉。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个身影似乎比初见时淡了些许。没发现什么不同的东西,神荼也只能提高警戒,跟着张起灵进了校舍。

惨白的月光,从破碎的窗户中透进来,斑驳而扭曲。神荼跟在张起灵身后,看着他熟稔的穿过阴森的走廊,朝着杂物堆积的地方走去。

心里怪异的感觉越发强烈,然而四周却并没有什么其他可疑的东西。突然背后传来强烈的杀气,唤出惊蛰便反身朝身后刺去。一剑落空,惊蛰上流转的光芒却照亮了背后的空间——空无一物。

之前强烈的杀气也完全消失,神荼皱眉正准备提醒张起灵小心点,回头却发现身前早已没了张起灵的身影。如果说这个世界有谁对张起灵的气息最熟悉,那必定非神荼莫属。然而就是这样的境况下,张起灵却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越是平静的地方,越容易潜伏危险。

神荼算是真正理解这句话了,格外反常的张起灵,完全找不出破绽的旧校舍,突然出现却又突然消失的杀气……

13、幻觉

反常却又找不出破绽,神荼第一反应就是幻觉,然而搜寻着可能的蛛丝马迹,却完全指向另一个方向——真实。比幻觉更不可思议的真实,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神荼握紧手中的惊蛰,灵能在体内流畅的运转着,调整到最佳的状态,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能以最快的速度反应。

脚下碎玻璃的残渣发出不堪负荷的咯吱声,只剩下一半看不出原本颜色的窗帘,在阴冷而凄厉的夜风中猎猎作响。走到走廊的尽头,没多犹豫,神荼直接朝楼上走去。楼上的格局与楼下并没有什么不同,长长的走廊上,有许多间小房间。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只有这些房间的用途了。楼下的全部是作为教室使用,而这层楼只有两三间是教室,其他的都是作为堆放杂物的房间。

一上来神荼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之前完全察觉不到一丝气息,现在却能够轻易的感觉到,整层楼都弥漫着不属于人世的阴寒气息。

前方不远处的房间,传来好不掩饰的响声。握紧惊蛰,运转灵能,闭气踹开了那扇虚掩着的门。做好了迎接一场恶斗的准备,却没想到看到竟然会是这样的景象。

整个房间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一面巨大的,几乎和房间等宽的镜子。只是这么镜子并不完整,四散分裂的碎片落了满地,而每一块碎片上,都有种不同的画面。

14、镜子

镜子很大,碎片很多,画面自然也很多。只是仔细看过之后,才知道原来竟都是关于一个人——张起灵。看着或熟悉或陌生的画面,原本关于张起灵简单到近乎淡薄的印象渐渐丰富了起来。只是越看才越发现,他知道的太少,付出的也太少。

视线定格在身前三步距离的碎片上,灰暗的色调出乎意料的没有让人觉得压抑,远远的看着坐着河岸边的背影,安定祥和。就那么静静的坐着,好似已经坐了千年。而他隔着冰冷的镜面,竟似也就这么望了千年,直到被冰冷的躯体触碰到,才慢慢回转了心思。

“别看了。”

“……”

“代价,是什么?”

“那不重要。”

神荼心中一窒,有种喘不上气的错觉。只是下一瞬,却又恢复了冷静,事已至此后悔也无用了。上了路,哪还能回头呢?

“你还剩多久?”

“你想多久?”

“……”

多久?

神荼在心里反问,却没得到任何答案。也不能说是没有,只是绝无可能的事又能算是答案呢。听见张起灵所问的一瞬间,神荼只有一个反应——永远。

只可惜,无论是他还是张起灵,都没永远的可能。所以他答不出,想要多久……只怕张起灵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吧。只是求不得永久,握不住未来,至少在一起的时光总归是真实的。

“一起。”

不知道你还有多少时间,但至少在你剩下的时间里,一起走下去吧。也许到最后结局都不能尽如人意,但至少接下去的路途我会陪着你。

长久的静默,就在张起灵以为也许不会有答案的时候,神荼清冷的嗓音却突然响起。向来反应敏捷的他,这一次却用了好几秒的时间才反应过来。然后便是长久的凝望,漆黑的眸直直的望进那双湛蓝的眸中,视线相对眼神相交,情感与思想在静默中传递。

他懂他的意思,如同他赴约等他承诺的可能;他也明白他的意思,如同转世仍旧守着那前世不及兑现的承诺。

15、梦境

地铁上人来人往,不停的有人在进出。神荼开着门边,看着对面那一侧的门开开合合,然后便望见了走进来的那人。白体恤、牛仔裤、帆布鞋,毫不讲究的穿着,甚至连眼镜都是老式的圆形镜框。完全是记忆里的模样,丝毫无差。唯独那双眼透露出的色彩,不似当年那般年轻而无知无畏。琥珀色的眸子,不似当年清透,岁月累积沉淀最终成了眼中化不开的幽深的光。

神荼就这么望着他,一步步迈进车厢内,从一个又一个人身边穿过,终于到了面前。灿烂到近乎浮夸的笑容,他没开口只安静的转身,学着他的姿势站在了身旁左侧。神荼没有说话,只安静的看着青年的动作,看见青年在身旁站定后,便转了视线投向前方。

视线落在玻璃窗上,自己和身旁的一起映在了车窗上。神荼静静的看着两人模糊的影像,白色的灯光下脸色都很苍白,神情却都格外的安定祥和。安岩脸上浮夸的笑容淡下来了,只轻轻勾起浅浅的弧度,神荼仔细观察着安岩,不经意间眼神流转,才发现自己竟也露出了相似的笑容。浅浅的,却足以表达许多东西了。

车上陆陆续续的有人下车,然后便看见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庞。神荼本以为自己很淡定,如果不是他发现自己手心的汗渍,他还真就把自己都说服了。神荼几乎是有些笨拙的,学着如何表达情感。费力,却也满足。

冷色调的火车车厢内格外的安静,不知何故鲜少有人搭乘,放眼望去整个车厢像是被承包了一般。张起灵沉默的望着面前的青年,模样仍旧年轻,眼中却满是深沉的疲惫感。车窗上倒映出了两人的影子,张起灵难得起了心思去观察车窗上并不清晰的身影,满身的疲惫。岁月在他们身上刻下的痕迹没有在脸上体现,却又不容忽视的方式在他们身上体现。

“你……还好吗?”

“恩,结婚生子,生活安定,也算得上是平安喜乐了吧。”

对面的青年浅笑着,回答得格外的认真。听到吴邪的回答,张起灵重新将视线投向了面前的青年,纵使满身无法掩饰的疲惫,神情却是从容的。

张起灵还没自觉,嘴角就弯起了浅浅的弧度,然后便看见面前的青年像过去一般,表情生动语音夸张的表示对这个笑容的惊奇。

然后张起灵嘴角的弧度更加明显了,因为开心所以便笑了,背负着的压抑着的全都已经不在了。感情不再致命,他人的情感也无需再辜负,只以最真的感情去面对。安静的车厢突然喧闹起来,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面前。张起灵第一次感受到不知所措的感觉,低垂着眼望着自己骨节分明的手,然后终于想通似的抬头,回应着曾经无法回应的情感。

冬日的阳光终于穿过厚厚的云层,费力的洒下已经不剩多少温度,却让人看着就心生暖意的金色日光。明亮的光落在眼睑,唤醒了沉浸在睡梦中的人。终于睁开眼,只觉得在梦中过了一生般,看着现世却忽然生出隔世之感。

“你做梦了?”

“恩。”

“梦见什么了?”

“故人……不,故友。”

“真巧,我也是。”

冬日的阳光洒下,落在两个冰山般的人身上,却也陡然生出些许暖意。

===========================

end

啊啦,完结了好开心~~~

虽然我很无耻的默默把30改成了15(。・ω・。)

之后可能不会开新的荼灵文的,那个写了一半的只能说看心情了。然而,整个标签只有我一个人,果然还是好寂寞(>﹏<)


评论
热度 ( 7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