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十分想扩列

【荼灵】人鬼15题(二)

6、无法触碰

自从升上高中,作业一天比一天多。原本神荼是没什么太大感觉的,但不管是什么事,只要有了对比就会显现出问题。所以每当神荼做作业做到十一二点,出屋却发现张起灵在悠闲的看着电视时,一向淡定的神荼也终于体会了一把想挠墙的感觉。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神荼调整了下表情,确定看不出什么东西之后,立刻出去找张起灵。毫无疑问的,仍旧是在电视机前找到了张起灵。神荼咳了一声,想要吸引张起灵的注意力。但,神荼没想到张起灵居然连头都不回,一点反应都不给。神荼不动声色将有些裂掉的表情换成一贯的淡定,视线却偷偷瞟到了屏幕左下角——媳妇儿的眼泪。

有一句话很符合神荼当时的心情,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张起灵。”

神荼冷静的叫着张起灵,然而他颤抖的内心却没能让他及时发现他颤抖的声音。而房间里仅有的一个人,好吧不应该说是人,仅有的一个鬼,从来都能读懂他平静下的波澜,更不用说现在这么明显的激动了。

“嗯。”

听见张起灵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神荼眯了眯眼,果断的直接关掉了电视。看着沙发上的张大爷总算是舍得回头给他一个眼神,神荼觉得可以进入正题了。

神荼用最简练的话语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然后几乎是带着些胁迫的目光看着他。在张起灵乖乖的将手伸像笔,神荼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只可惜笑容一闪而逝。

看着张起灵的手从穿过笔的时候,神荼才想起原来他已经不是人了。只是流水般的日子,让他忘记了这件事。一直不明白张起灵看电视的原因,而且每次还都是家庭伦理剧的神荼,终于也明白了。不是喜欢,只是除了看天花板,他也只能控制电视开关,不是喜欢那些剧,而是控制不了遥控器换不了台。神荼心里突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整个周末神荼都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再出来后就扔了本整理好的修炼的功法给张起灵。

==========================

崩了……但,我崩得很开心╮(╯▽╰)╭

7、无力的拥抱

生死是一个永远无法超越的话题,哪怕是神荼亦然。

四月的天,明媚而温暖。金色的阳光透过眼底,在视网膜上留下灼烧的痕迹。

疼痛,许久未再感知到的感觉。

不是有形的伤口所传达给神经的疼痛,而是从身体内部开始由内而外侵蚀着,浸入骨髓渗入血肉的疼痛。由疼痛而催生的悲伤,巨大得几乎要将人淹没。

四月的天,明媚而温暖。没有丝丝细密的雨来做一个过渡,黑白色调的葬礼格外的突兀,如梗在心中的刺,刺伤着人的心。

前世的神荼早早的失去了家人,这一世体会了曾经失去的温暖,还以为终于有机会可以去仔细体会,小心品读。只是控制得了自己,却控制不了际遇。这一世神荼依旧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面对失去。

这次又是一个人了,如同时间倒流,被关在记忆深处落灰了的情感再次席卷而来。情感犹如被关了许久的困兽,没有变得温柔,反而更加的剧烈仿佛要从身体中冲出。

张起灵一如往常,沉默的站在神荼旁边。其实张起灵一直都知道神荼的表情很丰富,只是一般很少有人能够察觉到他脸上细微的变化。满打满算张起灵也算是和神荼同居了八个月了,只是无论是第一次见面,还是同居这几个月间,他都没见过神荼如此明显的表情和激烈的情绪。在张起灵眼里,神荼会无奈,会偷笑,会伤感……总之神荼会有很多感情,但不会有现在这样悲伤到绝望崩溃的情感。

当神荼在自己面前展现出如此强烈的情绪时,张起灵忽然就感觉到了一丝陌生的情绪,他有限的经历无法告知他那是什么。他只知道在那一刻,他想要将那个几乎被悲伤淹没的身影拥入怀中。

想了,自然也就这么去做了。张起灵没什么好顾忌的,也不会有什么不好意思之类的情绪,拥抱的动作格外的自然。

他自然的走过去,自然的伸出手,自然的环住那个人。

然后……

自然的,看着手从他的身体内穿过。终于想起,他不是人,连触碰都触碰不到,他有的只是无力而虚假的拥抱。做着拥抱的姿势,却永远无法真正抱住那个人。

第一次,张起灵觉得这样的生活糟糕透了。

8、无法融入

离葬礼结束已经过了好几个月,或许真应了那句话,再剧烈的情感,也会被时间磨平。

失去双亲的第165天,神荼依旧是以前的那副模样,只是更沉默,表情也更少了。张起灵轻易就察觉他的改变,可是不是所有人都如他一般敏锐。

读着高中的神荼,如今在学校的人气是蹭蹭的往上,原因不过是那些小姑娘觉得酷。因为年轻,所以不懂得大喜大悲,因为年轻所以才能将悲伤和负重当酷。

原本重生之后的神荼,总归还是带着几分人气的。不,即使是上一世也是有的,只是被压抑得太深,于是便被人误认为冷。然而现在的神荼却变得格外的寂静,无意识的和人划开距离。神荼在一点一点和这个世界剥离,张起灵却只是默然看着。

那是他们的宿命,是他们这一类人注定要承受的。

也是……他本以为已经结束的。

这个世界,他们无法融入。

生而不凡,永远无法在平凡之中找寻自身。

只是行走于黑暗太久,被突然出现的光晃了眼,一颗心的扑上去。

飞蛾扑火。

神荼终究是走向了和从前一般的道路,张起灵默不作声的看着他,看着他从原本的轨道偏离,看着他踏进那条不归路。一日日的,神荼变得越来越熟悉,但却并非和从前一样。张起灵细想才想起,那是镜中自己的模样。

“神荼。”

“嗯?”

“我在。”

“……”

“嗯。”

镜子没有体温,但神荼有。张起灵朝神荼伸出手,露出了对于他而言可算是灿烂的笑容。双手交握,即使一方冰冷异常,也确实是真切的触碰到,握在了手中的。

生魂修并不容易,但张起灵却一直都在做。他们所处的世界格外的寂寞,却找到了同类,找到了能相伴的人。

神荼用力握了握手中的骨节分明的手,冰冷却真实。他明白他想要表达的东西,正如他明白他无法言语的悲哀。无法融入,那就不去融入。总有一个地方,可称之为——归宿。

9、恶作剧

再如何沉重的悲伤,一旦变成了回忆,就再汹涌不起来。时间模糊了记忆,也磨蚀着情感,葬礼后的第五年,神荼正过着大二平淡无奇的日子。

一个人能够承受多少,又需要承受多少……这个问题也许永远也没有答案。遭遇了,没挺过便是极限便是结局,挺过了便更多了分坚韧,面对下次的苦难便多了分底气。

很幸运的,神荼没有在那时被压垮。时至今日,在已经快想不起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时,神荼却会清晰的忆起,那只伸向自己的手的温度。

冰冷,却坚定。

“同学,打卡。”

一声吆喝唤回了神荼的神志,打了卡端着餐盘在食堂找了个空位坐下。看着面前透明的,只有自己能看见的男人,神荼突然觉得做鬼也不错,至少一天三餐的麻烦是没有了。

许是注视太久,坐在对面盯着食堂电视的张起灵将视线投了过来,摆明了带着询问。神荼在心里叹息一声,他实在不认为这个情感比自己更加淡薄的男人,能够明白这种常人的抱怨。

说到底,神荼也只是背负太多而沉默,张起灵却是真正的淡漠,情感格外的匮乏。

“那个,这里有人吗?”

飘散的思绪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然后聚拢。突然间,神荼就起了恶作剧的念头。没有,神荼听见自己这样回答,旁人或许听不出,但他自己却能情绪感受到话语里的愉悦。

神荼一早就知道张起灵不喜欢和人近距离接触,这一点即使变成阿飘了也没变。只不过是从不喜欢接触,变成了不喜欢被人从身体里穿过。所以神荼几乎是带着一丝可以说是恶意的心情,看着那人朝着张起灵所在的位置坐下去。

10、温度

只是神荼的恶作剧,要成功怕是不那么容易的。毕竟,张起灵是淡薄,却不是木讷。旁人也许无法察觉神荼的情绪,张起灵却只觉得清晰得没有任何掩饰,一早就看出神荼眼里的可以说是兴奋的光芒。所以在听见神荼愉悦的回答,立刻就知道了他想要干什么。

张起灵默不作声,只是看着神荼难得的,大概算是孩子的一面。然后,以神荼也难以反应的速度,窜到了神荼的位置上。

张起灵低头,自己透明的身体和神荼的身体重叠了。身体被穿透的感觉并不舒服,但看着神荼被突然的冰冷刺激得哆嗦的反应,张起灵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嘴角上扬的弧度。看着光滑的金属表面上,神荼咬牙切齿的表情,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可爱两个字。当然了,这样的表情只存在于张起灵眼中,至少就坐在神荼对面的那位是完全没察觉到,吃得正欢。

大夏天的,被冷得打哆嗦。神荼不由生出些懊恼,居然没反应过来就中招,却又在下一瞬生出些无力感。懊恼于自己的不慎,却对始作俑者完全恼怒不起来,甚至心里还有些许可称为开心的感觉。

神荼能够感觉到,张起灵的变化。正如张起灵一眼就能看出他的情绪,神荼同样能够轻易察觉张起灵的情感。看着张起灵的情感一天天的丰富起来,心里便被莫名其妙的欢愉和成就感充满。

神荼心里忍不住苦笑,被另一个人牵动情绪,这样的事情大概真算是危险了。只是皮肤被寒气不断刺激着,阴冷的气息在夏日甚至让人觉出些微的刺痛,可神荼却只觉得心安。

就是这样的温度,就是这个人,陪着他度过了最难熬的时期。情绪被那人牵动,又有什么呢?值不值与愿不愿,单看选择哪方罢了。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