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荼灵】此世彼世(三)

第二章

神荼恢复了记忆,也没忙着睡觉了,反而是把之前翻看的东西又再看了一遍。没有恢复记忆之前,沈图没能发现其中的问题,可现在是神荼所以他很清楚他手上的东西的价值。相比于前世师傅教给自己的,更加的精妙。神荼仔细的回忆每一个细节,然而完全没找到这一世,自己家任何一丝那方面的迹象。

神荼不由的皱眉,他的记忆里没有姥爷,他在他出世之前就去世了。否则他至少也能知道,到底是他们搞的鬼,还是自己姥爷原本就是专精这方面的。

快速翻看完所有的东西,确定将其牢牢的记在脑中后,神荼就这些东西收好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突然间脑中一个人的身影一闪而过,神荼终于想起那个给自己薄荷糖的男人是谁了,张起灵。

可是,他怎么会在这儿?

神荼记得张起灵没有在中途下车,那么他应该是在麒麟镇下的车。明天还是先去找到他吧,决定了明天的事宜,神荼闭眼准备进入冥想状态。

“叮——”

利器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神荼听见窗户发出细微的声响,唤出惊蛰刺向来人。神荼的速度极快,可是那人却依旧是稳稳的接住了神荼这一击,甚至身子一翻就从窗户处落在了神荼所在的床上。神荼手腕一翻,转动惊蛰划过抵挡的刀刃,直刺像胸口。

“是我。”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波澜不惊。惊蛰堪堪停在了那人心口一寸的地方,神荼认出了这个声音,张起灵。只是他自己都没想到,他居然能够记住一个人的声音,一记就是几十年从前世记到了今生。

“你怎么会在这儿。”

纵使恢复了记忆,神荼仍旧记得旁边睡着自己的姥姥。说话时,也刻意压低了音量,听起来有些许沙哑。

“我跟在你后面。”张起灵淡淡的解释,也不管别人是否能接受这样的解释,直接就拉着人跳窗,“跟我走。”

虽然不太明白张起灵的目的,神荼还是跟了出去。只是一路跟着张起灵在街上快速行进,神荼也发现了一丝异样。街上没有任何一间屋子透出灯光,镇上不比城市睡得早也很正常,然而那一丝丝散不去的死气却是不寻常了。尤其是每家每户几乎都有那么一丝死气,只是却不似寻常,那死气之中还有生气。生气与死气相冲,死气想过生气那么生人毙命,生气强过死气则死气消散。可是现在明明每一户生气都强于死气,那死气却怎么都散不去。

神荼仔细的去分辨,可是那些死气之中,确实是没有任何恶意和怨气,只是寻常的阴寒不似厉鬼作恶。所见和所知发生了冲突,神荼突然分辨不清,到底是所见为虚,还是所知为假。

“死局做生。”

神荼一惊,转头看向身边的人,神色如常仿佛从没说过话一般。不过神荼知道张起灵是在解释这里的状况,只是之前自己并没有听过这个词……不对,神荼突然想起来,自己是看到过这个说法的,就在他姥爷留下的那一堆东西里。

将必死之局逆转,死气化作生机,倒转阴阳,生死互换。

只是,如果是这样,这里却有些太平和了。逆转生死的代价,只能是以命换命。这里的死气数量,至少是需要牺牲上百人的性命才能做到。阳寿未尽,性命被人夺取,怨气自然会映射到被救活之人的身上。可是这里没有怨气,也没有血煞之气,似乎不是用的那种方法。

“此处怨气不足,不似死局做生之法。”

想不通,神荼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张起灵,两人思考总是比一个人快速些的。张起灵听见神荼所言,略加思索点头算是应和,却仍旧脚步不停,直到来到村子最深处一处孤零零的房屋前才再次开口。

“到了。”

“这里是?”

看着眼前和村里没什么两样的屋子,却不知为何没有死气,于是本来普通的屋子就变得不普通了。或许张起灵是在这里找到了线索,所以半夜叫自己来这里查看。不过,仔细看才发现不止是死气,连生气也没有,似乎的无人居住。正想着这里到底有什么秘密,张起灵已经推开了门走了进去,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宅中格外的清晰。

“我家。”

出乎意料的答案,神荼觉得自己表情有那么一瞬间裂了。不知道如果回答,神荼尴尬的摸摸鼻子进了屋里。借着月光,神荼一眼就将屋子里的摆设看了个透彻。实在也是那屋子里的摆设太简洁,客厅里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卧室在更里面一些,视线被遮挡看不全。

张起灵几步就跨进了里屋,神荼也只好跟上。在外面看不全全貌的卧室,也展现在了眼前。一张床,一个大概是用来放衣服的柜子,就是全部了。

神荼不清楚张起灵带自己到他家的目的,不过总不会是让他们两个一起躺床上睡觉。所以神荼也没多问,果然就看见张起灵撬开了床下的一块地板,拿出了一件被布包裹着的长条状的东西。看大概轮廓,神荼觉得那应该是刀。感受着刀上传来的气息,神荼半眯着眼,用上慧眼却仍旧透不过那块布,果然不简单。

给那把刀下的定论,神荼正等着张起灵说说关于之后的行动,就看见他把刀往床头一放就翻身上床,还很自觉的留出了一半的位置。

“……干什么?”

“等。”

神荼考虑了下,决定听从张起灵的建议,在床的另一边躺了下来。至少这是唯一一间没有死气的房间,谁也不知道半夜会发生什么,小心些总不会有错的。至于姥姥,神荼不想刻意去打扰,毕竟她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突然间说这些只会让老人家担心。看来明天要早点起来,称姥姥不注意的时候翻墙回去了。而且也要加紧速度恢复实力,顺便研究清楚姥爷留下来的那些东西。

打定主意,神荼也不再多想,调整了下姿势进入冥想。

天光微明,神荼从冥想中脱离出来翻身起床,躺在另一边的张起灵也睁开了眼睛,眼神清明没有一丝刚睡醒的朦胧。

“今晚十点半,这里。”

“好。”

突兀的话语,神荼知道张起灵懂,而起来的回答也印证了神荼的想法。约好集合的时间,神荼向外走去,眼神的余光一瞟却看见张起灵从包里掏出了压缩饼干。神荼一怔,邀请的话脱口而出。

“去我家?”

大方的接受张起灵投过来的视线,神荼挑眉等着张起灵的回答。不出意料张起灵答应了,出乎意料神荼读出了张起灵的笑容。

“走吧。”

第一缕晨光中,神荼和张起灵化成两条影子,以如果有人看见绝对会报警的方式,悄无声息的进了神荼家里。邀请的时候没多想,回来了神荼才想起不好解释张起灵的出现,索性也就不解释了,直接把张起灵藏屋里。考虑到早餐需要三人份的问题,神荼赶在老人家还没起床时,就悄悄的把早餐做好了偷藏一份,提前给张起灵送到了屋里。

然而不知情的姥姥,吃着自家外孙做的早餐,整整乐了一天。老人家的笑容,牵起了神荼心中名为歉疚的情绪还有止不住的温馨。空有两世记忆,亲情这件事却只能从头学起,学得拘谨却也学的满足。

评论
热度 ( 10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