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十分想扩列

【荼灵】人鬼15题(一)

http://1239291747.lofter.com/post/1d0fbdba_7e2280c其实前提还是这篇短篇╮(╯▽╰)╭
总结一下:神荼和张起灵门里相遇了,神荼答应再见面告诉张起灵另一种可以,所以算是承诺了。

1、孟婆汤

深不见底的黑暗中,辨不清方向也无需辨别,因为这是一条绝不会迷路的,亡者之途。一个人穿行在黑暗之中,和过往无数次一样,只是这一次再不用刻意去记住曾走过的路了,因为已经不用再回去了。

“喝下这碗孟婆汤,上路吧。”

张起灵接过递过来的碗,碗里的水清亮清亮的,卖相倒是挺不符合它的名声。只是到底不是寻常的水,幽幽的香气经久不散,闻得久了那些本就不牢固的记忆变得更加模糊。

“怎么了?”

辨不清到底是苍老抑或年轻的声音,似是在询问声音却没有一丝起伏。张起灵抬眼便看见眼前人,早已不是那个苍老的身影,看不清身形,看不清面貌,那人的一切都是模糊的。甚至不能确定,他到底是难是女。对于眼前是谁,张起灵没有兴趣,也没在意自己一瞬便从桥上到了这里。他只知道,有些事,他不想忘。

“总不能为了你一个人,耽误那些人的路。”

张起灵顺着那人的视线望过去,长长的队伍每一个人都面目模糊,沉默的朝着桥的另一端走去。走过奈何桥,饮下孟婆汤,忘尽前尘往事,换一段新生。

“你,想要什么呢?”

“……”

张起灵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连自己都不知道答案,如何去回答别人。

“值得吗?”

“……”

张起灵仍旧是答不出,他,只是不想忘记。值得又是问什么?

“还真是好久都没遇到你这样的了,你不想忘的是什么呢?”

“一个承诺。”

“他说的,你饮下这碗汤,走过这座桥,一样可以做到。”

不知道如何作答,沉默良久,张起灵终于出声。

“那不一样。”

“随你吧,难得……遇见故人之友。”

张起灵终究还是没有饮下那碗孟婆汤,那条没有归途的路,他终究还是以另一种方式回来了。

***

2、你看不见,但我在

古旧的小镇,有着历史悠久的乡镇共同的特点,生活平静而缓慢。从繁华而喧嚣的都市,来到这个几乎算是城市边缘的小镇,神荼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平淡而单调的日子,像是不断重复的螺旋,对此神荼却没什么特别的感触。

只是对于小镇上的传说,却意外的感兴趣。神荼看着村口那颗四季常青 ,需要四人合抱才能抱住的古树,总觉得那树下有些什么。关于这棵树,有许许多多的传说,但最为人熟知的大概还是那一个。这棵树下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凉了,哪怕盛夏十分只要到了树下就能感觉到阵阵寒意。据说是有鬼魂心愿未了,久久不散盘踞在树下,日积月累阴气不断加重的结果。

望着那棵树,神荼总觉得有什么在回望着自己。只是到底是看不到,树下空荡荡,举目望去空无一人。神荼站在树下看了很久,却没能看见他想看到的。或许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到底想看到什么。只是直觉那树下该是有一个人的,到底什么样却不知道了。

张起灵很远就认出了神荼,也很轻易的就看出,他已经不是自己曾见过的那个人了。他,是神荼的转世。神荼在那里站了很久,也看了很久,但只有张起灵知道,他的视线从来就没能真正落在他身上过。他看不到他,他知道,却不愿离开。

如同之前的二十个年头,张起灵依旧坐在那颗古树下等待。究其原因也不过两个字——难得。

***

3、概率

饮过孟婆汤又恢复记忆和通灵的几率微乎其微,但是对于有些人却是命中注定,百分百概率触发。——以上为题目翻译(原谅我不喜欢题目太长的后遗症吧QAQ

神荼又去了那颗树下,时间选得格外的好,中元节、夜半时分。这一次感觉异常的强烈,那种熟悉的感觉在呼唤着。神荼在树下慢慢的转圈,直到确切的感觉到脚下传达出的冰冷的气息,才停下脚步拿出工具开挖。

没费什么劲,铲子就“铛”的一声碰到了东西。取了上来,借着月光看着手里的盒子,没多想的直接打开。一把别致的木剑安静的躺在盒子里,神荼取出突然心有所感似的,将剑尖抵上手指,血瞬间冒出又立刻被木剑吸收。

随之而来的是被封存在惊蛰中的记忆,以及觉醒的一部分神荼之力。慧眼已开,树下的人自然格外的显眼。

“好久不见。”

“恩”

树下前世与今生重叠,别后经年树下相逢,相视一笑终于应了那句久远的承诺。

***

4、考试

这一世的神荼,没有什么苦大仇深的身世。投身于广大的人民群众之中,于是也就不得不渡劫了。好吧,其实就是神荼也要上学,也要参加考试而已。

所以神荼也和每一位寒窗苦读的学子一样,悚考试了。当然天生脑子聪明的神荼,数理化倒是没特别为难。但是,架不住语文考试要写作文啊。

张起灵没有赶上神荼初中升高中,作文字数由500升成800失眠的夜晚,却赶上了期中考试。对于张起灵而言,神荼的表情从来都是明显且丰富的,这或许该归功于同类的默契?反正不管怎样,阿飘状的张起灵很自然的跟着神荼进了考场,然后很自然的发现了神荼几乎是遇上了生死大关的表情。

纠结着作文的神荼,眼尖的发现张起灵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被作文折磨得可以的神荼,将求救的眼神投向了张起灵,然后便在考场上和阿飘状的张起灵大眼瞪小眼。

“这位同学,请注意现在是在考试。”

收到监考老师的警告后,神荼终于发现自己求助的对象其实比自己更加的沉默寡言后,决定默念法术咒语冷静冷静。于是考试之后又一次的,神荼被叫到了办公室去普及封建迷信的危害了。

***

5、高端作弊

高一还没分班,九门功课样样学,对于很多孩子都是个负担。当然那种一早就决定了的,就相当于有一半的时间可以肆无忌惮的玩耍,愉快的睡觉了。

神荼也是早定了目标的人中的一员,虽然文理都要写作文,但是文科还有政治,仅凭这一点就直接被否定了。所以对于文科的东西,也没那么在意了,但是神荼自己不在意却架不住学校有考试啊。

不过现在的神荼对于考试淡定多了,因为张起灵简直就是个高端作弊器啊。物理化学神荼用不上,但是生物常常能一针见血指出错误,地理可以满分,历史选择题基本全对(总有那么一两道历史题不考历史专考语文水平),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连作文都张起灵都给自己承包了。当然,在很久之后神荼发现自己做作业时,张起灵就坐在沙发上,陪着自家母亲看着动辄几十上百集的家庭伦理剧之后,终于明白了什么事情都是有原因的。

只是神荼也挺好奇,张起灵为什么历史会这么好的,怎么看张起灵都像是没上过学。这个问题直到有一次在回答一个古人逝世的时间错了之后得到了解答,当时神荼只是惊奇张起灵居然会犯史实上的错误,就随口说了一句。而张起灵的回答也很简单。

“他墓里是这么写的。”

至此,神荼总算是知道张起灵的历史从哪来的,也知道了为什么他明明死了没多久,身上鬼气却这么重的原因了。

评论 ( 1 )
热度 ( 9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