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十分想扩列

【荼灵】同类(短篇完结)

神荼第一次见到张起灵是在高棉王墓里,确切的说,应该是他在高棉王墓死亡,在另一个世界看到的他。

当时他被龙傲天拉了上来,在他对他的印象稍微改观时,刺入腹部的惊蛰狠狠的嘲笑了他的天真。怎么可能呢,被推下悬崖时,神荼脑中的不是怨恨,而是被背叛的心凉。

坠落在崖底时,神荼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恍惚中,神荼感觉自己睁开了眼睛,但是却什么也没看见。

四周一片漆黑。

神荼并没有关于上一次车祸死亡的记忆,那一次他甚至不记得他死了,所以也不知道黄泉路究竟是怎样的。不过这一次他记得清楚,他想也许这就是黄泉路了,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也触碰不到任何东西。

找不到路,神荼随便就向前走。其实看不看得见,知不知道都无所谓。因为这是一条绝不会迷路的,亡者之途。所有死后的人都会前往的地方,最后的归途。

“哒、哒”

突如其来的脚步声,神荼一惊,停了下来。之前没听见脚步声,神荼没有觉得奇怪,魂没有形体这很正常。现在突然响起的脚步声,就显得无比的诡异。只是当神荼停下后,脚步声也随之消失。神荼皱眉,回想着之前听见的声音,有些不确定。

那好像是从自己脚底传来的。

神荼又走了两边,发现真的就是自己的脚步声。神荼突然有些不确定,自己到底是来到了什么地方。只是眼前依旧漆黑,神荼试着朝不同的方向走去,却什么都没触碰到。

神荼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只有这里很大、很空,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没办法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而且死都死了,总不会再死一次。

抱着这样的想法,神荼转回原来的方向,径直走着。漆黑的环境,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这样的环境很容易混乱人的时间感,让人觉得时间格外的漫长。

所以在终于看见光亮时,绕是淡定入神荼也忍不住送了口气。神荼朝着光亮的地方走去,长时间处于黑暗的眼睛,一时间接触到光亮还有些不习惯。

神荼半眯着眼,看清了光亮中显得有些模糊的人影。蓝色连帽衫、黑色牛仔裤、同色的板鞋,看起来很普通的样子。穿衣的风格加上面嫩,如果不是那双眼,神荼几乎就要将归类为刚出社会的大学生一类。

那个人的眼神淡漠,不似活人,倒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望过来,无喜无悲。那个人的心,不在这个世界。对于这一点,神荼很清楚,因为感同身受。

那一瞬间,神荼有些恍惚,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原来孟婆是男的吗?!然后在那个人望过来时,四目相对,神荼深深的反省着,也许自己真的和安岩待太久了,连智商都被拉低了。

“……神荼。”

看着那人实在没有开口的意思,神荼不得不出声。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他不开口,那么那个人绝对不会开口的。所以神荼无奈的只好先自报姓名。

“张起灵。”

那人的声音有些沙哑,是那种长时间不说话,突然发声的滞涩感。神荼皱眉,不知那人在这里了多久。心中的不安更盛,他也知道这里不是阴间了,不是阴间的话那濒死的自己又是怎么到这里的?又要怎么出去?在这里待这么久,是不是说这里根本就出不去?

“你怎么会在这儿?”

神荼有一瞬间以为是幻听,没想到那个叫张起灵的人会主动开口,而且听起来似乎是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摔下悬崖,再睁眼是这里了。”

“……终极。”

神荼听见这两个皱眉,张起灵或许是在解释这个地方,只是这样的解释还真听不懂。

“有办法出去吗?”

神荼感觉到张起灵望过来的眼神,抬眼便对上了。他的瞳孔是黑色的,很深很深的黑,望进去仿佛深渊,深不见底却让人有种被洞穿的感觉。四目相对,似是在确定什么事一般,最终张起灵转身朝一个方向走去。

神荼望着那人的背影,难得起了心思,也不知那人究竟背负了多少。种与世界无关的眼神,让神荼忍不住去想,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将一个人的全部喜怒哀乐都磨蚀。究竟怎样坚韧的信念,才能让一个人在承受了这么多之后,仍旧不言痛苦只笔直的站在那里,将所有人护在身后。

那个人淡然,将自己与世界的联系可以毫不犹豫的斩断,却能够在别人遇难时出手相救。这不是猜想,神荼可以确定这就是事实,因为他们是同类。只是张起灵比他所背负得更多,也更愚蠢。

他总是护着身后的人,从未让人走在他的身边过,最后只能是满身疲惫。神荼忽然想起了安岩,那个傻乎乎的二货。他同样回去救,只是他也会去教他用枪,让他学着如何去面对危险。总有一天,他会成为能够匹敌自己,并肩作战的人。

神荼不知道张起灵将有人并肩而行的可能掐灭,是因为不想和世界有太多的联系,还是没有人能够站到他的高度与他并肩,亦或是从来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一个人究竟能承受多少,又需要承受多少。

神荼停下了脚步,看着回头望过来的张起灵,突然笑了。

“如果哪天再相遇的话,我会告诉你另一种可能。”

另一种,不只是保护着身后的人,并肩同行的可能。

耳边传来铃声,闷闷的,并不清晰。混杂着听不清的歌声,短促而紧凑,像是在脑中炸开一样,一瞬间意识便变得混沌起来。不过神荼没有错过,张起灵那抹浅到难以察觉的笑,以及他的回答。

“好”

头疼得几乎无法思考,胸口发闷还不时有阵阵恶心的感觉,神荼歇了好一会才将这些不适压下。神荼自己躺在悬崖崖底,腹部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没有一丝受过伤的痕迹。这一次不知道又是被谁救了,那个叫张起灵的人……

神荼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先把眼前的事做好才是真的。爬上悬崖,将安岩从龙傲天手中救下,然后干脆的解决掉了龙傲天。再之后,神荼又了张天师和江小猪,击败了丰绅殷德,一些人完好的回了协会。

神荼第一次见到张起灵是在一个死亡与活着之外的世界,而那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再之后的日子里,神荼再也没见过张起灵,再也没见过能如此让自己动心的人,甚至也没再见到过可以称之为同类的人。

=========================================================

END

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只是上午好奇心发作,然后的突发奇想而已,请不要在意ヽ(≧Д≦)ノ


评论
热度 ( 13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