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永研】双重声响(预告)

阳光,是你眉宇间的温柔 

“小野,走,去踢球。” 
 “嗯!” 
 埋头在书中的金木抬起头,看见互相勾搭着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心里不由的羡慕。 
 没关系,我只要有书陪着就好。 
 金木低下头,认真的看着手里的书本,尽力不去理会,身边的人发出的爽朗的笑声,相互嬉戏打闹的场景。 
 并不是被人特意排斥,只是没办法融入进去。正在上小学的年纪的孩子,崇拜的人大多都是刚毅而气势逼人的。长相秀气而英挺不足,又是安静内敛的性子的金木,就不够显眼,经常性的被人忽略了。 
 没有参加社团活动,不过也不太想要待在教室。四月的天空,阳光正暖,晒在身上最是舒服。随手从抽屉抽出本书,走过安静的走廊,半掩着的门,偶尔能看到坐在教室里的人。安静,沉默,将身影藏在深深的,不被人了解的寂寞之中,只余孤独而寂寥的身影,全然不去理会外界的讯息。 
 金木将视线转回走廊,有些无奈,没办法做到全然的不在意,却又无法开口,无论是那个世界也容不下吧。 
 只不过是身处于夹缝之间的异类。 
 金木突然笑了,为自己莫名其妙的比喻。快步走到楼梯,看着空无一人的阶梯,突然就起了童心。一下一下的跳下阶梯,最后一阶时,单脚落地,旋身转了一圈。 
 “呵呵” 
 金木忍不住扬起嘴角,掩饰不住的好心情。微微眯起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像是吃饱喝足,在阳光下露出肚皮等人抚摸的猫。 
 发现外面没人后,金木像是突然解放似的,不同平时缓慢的步调,一蹦一跳的到了草坪上。坐在柔软的草地上,金木轻轻呼出一口气,一瞬间轻松下来。就好像一个冬天储存的寒气都随着一口浊气,缓缓的吐出,然后属于春日的暖,便亲昵的凑了过来。 
 金木将手中的书放在膝头,才发现自己拿的,是川端康成的《雪国》。翻开书页,有书本特有的香气,幽幽的萦绕在鼻间,让人心安。 
 “你似乎一直都是一个人呢?” 
 “嗯?” 
 近距离响起的声音,把金木吓了一跳。抬起头,便看见满目金色,柔软耀眼,仿佛将天上的日光偷了一角。 
 那人站在自己身后,逆光,看不清面容。然而那如阳光般炽烈的气息,不能相信会是多么带有生气的表情。那一定是很灿烂的笑容,一定非常非常的温暖。金木心想着,不免有些遗憾,于是便努力的去看。依旧没能看起那被阳光偷藏的表情,只能在金色的光晕中,描绘着他模糊的轮廓。 
 “只是看你平时都一个人,所以就想着来搭话了,我也是才搬到这里,刚刚转学过来的。”那人说着,自来熟的在身边坐下。说完后,小小的停顿,又用询问的眼神望过来,“我没有打扰你吧?” 
 “没有。你有什么事吗?” 
 金木眨眨眼,眼前的人他认识,是前几日转到他们班上的。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大概是那种很混的开的人。只是金木有些不明白,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想起和自己打招呼。 
 “恩。你啊,在学校里,总是自己一个人看书吧。” 
 “有什么不好的。” 
 金木眼神暗了暗,像他那样朋友多到令人羡慕的人,当然是和一大群人一起玩了,会跟自己搭话也只是出于好奇和无聊吧。 
 “也不是不好。我刚转过来,还有些不习惯。所以啊,你能不能当我的朋友呢?” 
 “诶——啊,可、可以。” 
 “真的吗?太好啦!” 
 灿烂的笑容,仿佛得到最好的嘉许一般。心仿佛融化了一角,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如此开心呢?金木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他却肯定,在自己记忆的角落一定会有一角属于他。 
 无论如何,不会忘记与你的初见。 
 那一天,他们像是相处多年的好友一般,一见如故无话不说。不注意,天空已被晚霞染上艳丽的绯红。 
 傍晚时的天空,绯红的晚霞,唯美而壮丽,刻在。脑海之中,带着灼人的温度,被当作珍宝,小心的锁在名为记忆的匣中。 
 “呐,我叫永近英良,一定要记得啊!” 
 “恩!” 
 郑重而认真的点头,仿佛许下关于一辈子的诺言。永近惊讶于金木的认真,能被一个人如此认真的对待,即使于他而言,也依旧是没有过的经历。 
 走在下坡的路上,永近用力的挥手告别,告别即将今日之前的陌生,然后转过身,期待着更加亲近的明天。沿着常走的那条路,一步步走回家,突然才发现,原来岔路口的那颗四季桂已经开花。只是大约是开得早了,时间长了,便没了寻常桂花的香气。就好像是用珍贵的事物,换取生机。 
 永近抬头看着那努力开放的,白色的,小小的花朵,突然的感到哀伤。那么努力只是想要活下去,就要失去这么多,连活着都是件那么痛苦的事,却仍旧在挣扎。 
 永近看着那颗桂树,终于还是忍不住,从艰难的背包里翻出一条黄色的丝带。手脚灵活的爬上树,在树顶端的枝干将丝带系上,认真的打上结。跳下树,带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隐晦的期待,永近伸手拍了拍树干,笑着说:“好好长吧。” 
 顺着那条小路,慢慢晃回家。全身放松的倒在床上,柔软的触感,忍不住用脸颊轻轻蹭两下枕头。翻滚两下,在快落下去时,又停了下来。 
 永近翻个身,面朝天花板,将头搁在枕头上。躺得舒服了,才突然想起,自己去和金木搭话的初衷。 
 其实真要说,金木真不是他中意的那一类人,所以才会转来这么多天,直到今天才有这一次交谈。本来也是没打算去搭话的,因为那样的人,拥有独属于自己的世界,不是谁都闯入得了。他们性格差这么多,一定是没办法融入的了。他一直是这样想的,然而当他准备回教室拿忘记了的笔记本时,却意外的撞见了,金木未曾显露于人前的世界。 
 明明是那么安静的人,恍惚就仿佛不存在一般。却在那一刻像被神眷顾的神子,拥有比阳光更耀眼的光芒,让人不能也不愿移开目光。 
 小小的身子,鼓起的脸颊,认真的眼神,像追逐阳光的精灵,灵动而调皮的,一步步从阶梯上跳下来,跳到自己面前。阳光下,他扬起的笑,像神赐的的礼物。于是永近顺着心意,将这份礼物收下。悄悄的跟在他身后,看见他坐在草地上时,终于找准了机会去搭话。 
 那个看起来相当内向的孩子,平时和别人说上几句就会害羞,忘记怎么说话的人,在自己面前却意外的健谈。 
 一种奇异的满足,在心间满溢。永近下意识的伸出手,轻放在胸口。当然什么都没有了,只是那规律的心跳,总让人有种莫名的感觉。忽然,就笑了,笑意在眼角眉梢一点点晕染开。 
 夕阳下的少年,眉眼间,是比阳光更耀眼的温柔。

===============================

已完结,不过晋江的因为未知原因被锁了,不过贴吧有如果想看的话可以去贴吧。

评论 ( 2 )
热度 ( 5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