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岁未晚

病理性怀旧
钟爱水仙

【天书】凉风有信

山路崎岖,一路上虽未遇虎狼,却也并不轻松。

书翁抬手拭去额角细密汗珠,拨开低矮的植株,想要穿过这一片密林。

「啊!」

脚踝处传来突然痛感,膝盖发软,身体不由自主的蹲下。书翁冒着一身冷汗,挽起裤脚,脚踝处已经红肿。

试探着用触碰伤处,指尖甫一接触,剧烈的痛感。

「嘶——」书翁猛的吸气,缩回手来,疼痛得到缓解。「这下可不好办了,还没有到山顶啊。」

书翁苦恼的看着脚踝的伤处,看来今天不行了啊,要在这里过夜吗?

书翁想起了上山前,人们所说的,样貌丑陋,脾气暴躁,身负巨翼的大妖怪。真的,不会被吃掉吗?

书翁难得有些迟疑。可一路上未见过的事物,却又在不断动摇着下山的心。不行啊,还没到山顶,一定要亲眼见到,亲笔书写记录下来才行。

「已经快到山顶了,就再多努力一下吧。」

书翁这样说着,折了一根相对结实的树枝,充当拐杖。缓步行走,寻找可以用上的草药。

「吱吱——」

有什么从树叶间落了下来,肩头被压得一偏,书翁踉跄了下。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要是摔倒,压着右腿的伤处,可就真的走不了了。

「呼,还好还好。」

书翁感到庆幸。转头看向肩头的小家伙,肉乎乎的小松鼠,摔得晕头转向,拔着肩头的衣服不放。

书翁小心翼翼的把小家伙抱下来,放在地上。摸了摸柔软的背脊。

「下次可要小心些了,别再摔着了。」

松鼠直立着身子,歪了歪头,湿润的黑眼珠盯着书翁。又叫了两声,脑袋蹭了蹭书翁的裤腿,踩着满地的落叶,消失在密林之中。

书翁露出笑容,这座山还真是生机勃勃啊。有这么多的小动物,植被密集枝叶繁茂。

「这样子倒也不像是有凶猛的大妖怪。」

书翁心下安定,准备继续寻找草药,却被脚边的叶子吸引注意。叶尖细长,中部椭圆,边缘呈锯齿状,叶肉饱满,正是自己需要的。

书翁看了四周,在树叶间看见了棕色的身影。

「原来是你啊。」书翁笑着捡起叶子,举起挥了挥。「这个,谢谢了。」

小松鼠似听懂了,吱吱的叫着,蹦蹦跳跳的窜到书翁身前。直立着身子,前爪高高举着红彤彤的果子。

书翁笑着接过,一口咬下,甜汁果香满溢口中。化解了干渴。

作为报答,书翁也拿出自己备好的食物,与小家伙一起分享。一人一松鼠,倒也相处融洽。

饱腹之后,书翁又试着走了走。脚踝处的痛感有所减轻,明日上山顶应当无碍。

鼻尖忽然一凉,书翁一抬头,豆大的雨滴就落在了面上了。

「这下遭了!」

山间夜凉,若是衣衫湿透,怕是要染上风寒了。正苦恼着,裤脚就被拽了一下。书翁跟着小家伙一路疾跑,终于在淋湿前进了一处树洞避雨。

裤脚有些湿了,外衣倒还算干燥。书翁放松下来,靠着树洞内壁。

从洞口看出去,天地间似蒙上层水雾,隐隐约约看不真切。雨声稠密急促,势如蝉鸣鼓声。

书翁觉出几分困意,看到小家伙已经熟睡。轻轻抱起,安抚在怀中,互相依偎的睡去。

阳光洒落在地面,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

书翁钻出树洞,抬头看见蓝极的天空,极美。

「还真是个好天气呢。」

书翁心情很好。小松鼠不知道去了哪里,几个红彤彤的果子在地上。

书翁一边吃着果子,一边向山顶走去。山路并不好走,一路上有未见过的植物,偷偷跟在身后的小动物,也不算难熬。

终于到了山顶,呼吸间是湿润水汽。书翁看着那样的景色,将其记在脑中,写在笔下。

「真是终身难忘啊。」书翁发出感慨。他也的确不曾忘记过,曾经的所见所闻。

山中的景色看遍,得到满足,内心安宁。

书翁一身轻松的下山。

拂开挡住视线的枝叶,又一条溪流。书翁皱眉,第二次走过了。

好像迷路了,书翁有些踌躇,试着找到离开的路。

毫无进展。

书翁感到泄气,这下要怎么回去呢。

树叶飘落,有风的气息。

抬头看见带着面具,有着巨大翅膀的大妖怪。

遭了。书翁这样想着。

风的气息似乎更加明显,混着湿润水汽,雨夜后特有的凉爽。

传说中脾气暴躁的大妖怪,一言不发的走到身前。书翁有些紧张,却并没有害怕。

他身上没有暴戾的气息,很安宁。

书翁注意到他身后的小动物们,没有害怕,很亲近人。

大概他也并非如传闻中那般可怕?

正这样想着,大妖怪回头看了过来。书翁意识到,他是想要带路,于是跟了上去。

书翁和大妖怪一前一后的走着,他不怎么说话,书翁便讲了讲自己山中所见。他偶有回应,竟也没有冷场。

书翁惊讶于他对于这座山的了解。书翁在身后偷偷跟着他们的小动物里,发现了昨天那只小松鼠。

并未耗去多少时日,书翁找到了下山的路。有些意犹未尽,他虽寡言,却是言之有物。

书翁这才发现,自己所见竟也多有遗漏。

「我是书翁。」

书翁这样说到,抬头看向那位大妖,宽大的黑色羽翼,看着十分可靠。

「大天狗。」

他摘下面具,那是一张十分英俊的脸庞。

「今天真是谢谢了,大天狗大人。」

书翁认真道谢,大天狗点点头,展开双翼向山中飞去。
平地风起。

黑色的羽翼划过青空,消失于视线之外。

山间水汽与清晨的微风,回望山中,生机勃勃。

书翁想起了树洞中的雨声,还有他身上风的气息。

风雨之后,万物生长。

「世间流言种种,亦不可尽信啊。」

书翁背好行囊,哼着歌谣向着小镇走去。

===================

书翁的传记简直太棒惹,他俩真好嗷~

评论 ( 2 )
热度 ( 37 )

© 行岁未晚 | Powered by LOFTER